【我們與精神病的距離 1】醫生:當憂鬱叩門時 用愛對抗隱形殺手


: 2019-05-14 08:05:39

現代社會環境變化快、生活節奏快,很多人自訴心理壓力過大,每天生活在緊張焦慮中。據統計,全球各地精神疾病的發病率不斷上升,已達到流行病的程度,馬來西亞也不例外。

2011年的一項調查發現,我國12%人口患有某種形式的精神疾病,在2015年的另一項調查中,這項數據已猛增至29.2%。

目前,我國約有3000萬人口,這意味有近900萬人患有某種形式的精神問題,這巨大的數字也顯示了問題的嚴重性。

走不出過去創傷

檳城班台醫院及檳榔醫院的精神科顧問醫生拿督賴鴻華曾是檳城醫院兒童及少年精神專科醫生,他診療過無數精神病患,不分年齡、種族及國籍,病患的病源有很多共同點,其中最普遍的是缺乏愛與關懷,以及走不出過去的身心創傷。

“精神障礙根源,往往與家庭背景和記憶創傷有着直接與間接影響的密切關聯。”

賴鴻華斬釘截鐵說:“說穿了,都是缺乏愛。”

他披露,據醫學研究,一般人患病的機率達10%,專業人士如醫生也會患上精神病。

“很多時候,後天的因素是造成病發、病情惡化的關鍵原因。”他相信及早意識到病識感與及時就醫,會改變個人命運。

創傷帶來的精神後遺症有很多種,患者無論屬於初期或中期發病,有可能在家人的支持與幫助下全面康復。

“病患若在病情輕微時期有所察覺,比如突然變得沉默寡言或性情暴躁、遠離人群或喜歡獨處,行為舉止異常,家人最好能適時勸告早點就醫,這時痊癒機率還很高。”

此外,詢及該如何讓社會不排斥或接納精神障礙人士時,他說,過去數年,本地曾有一名英文報女記者每週到阿依淡少年感化院當義工,主動關懷問題青少年,同時辦康樂活動、技能或手工藝課程,令中心於去年榮獲“全馬最佳行為感化院”獎,這也印證了有被引導或賜予希望的問題青少年,有可能獲得良好轉變。

“唯有給予精神障礙者溫暖、愛心、關懷與希望,才能幫助他們康復,相對的,失望或陷入絕望的情緒將使病情加劇。” 

PHQ-9 9問題 可檢測憂鬱症

精神障礙涉及多種情緒病與心理病,若是輕微的憂鬱症,可服藥治癒。憂鬱症患者的一般病情,可通過最簡單的PHQ-9(病人健康狀況問卷)檢測,問卷只設9個問題,即可檢測出個人心理的健康程度。

賴鴻華說,這是一般心理輔導中心及心理醫生常用的基本檢測方式,普通人也能自我檢測。

“檢測得分越高者,就可能越憂鬱。得15分以上者,就得開始注意心理健康,宜約見輔導師;得20分者須儘快就醫。”

他坦言,時代已改變,心理醫生人數比以前多,因為心理系畢業生的人數激增,較大型的政府診所也設有精神科看診服務。

“通常政府醫院也會對憂鬱病人進行PHQ-9檢測,若情況需要,政府診所會配給抗憂鬱的藥物。”

服藥後若痊癒 宜續用藥半年

賴鴻華說,抗憂鬱的藥品多不勝數,至少有十多種,當中最普遍與著名的藥物是美國出產的Prozac,英國威爾斯王妃黛安娜也曾服用,因為她生前也患有憂鬱症,甚至還有自殘自傷的傾向。

“一般醫生都會先開出其中一種藥物給精神病患嘗試,若發現有關藥物不適合該病患,醫生才會換藥,因為並不是每一種藥都適合每個病患。以前用以治療精神病的藥品有限,而現在不止美國有生產抗憂鬱藥,就連歐洲也有生產,與此同時,市面還有非專利的仿製藥,如比較便宜的印度產品。”

他披露,現在抗精神病藥品也較少有副作用,但早期的藥物的副作用則較多。

他也建議在服藥後康復了的憂鬱症病患,最好能持續服藥6個月,之後才慢慢停止用藥。

“若過早停止服藥,恐怕病情容易復發。若是到政府醫院就醫,病患只需付數令吉的看診費,而無需付藥物費用,所以病患無需擔心難以負擔有關費用。”

1歲時遭性虐 女童攻擊父母

精神科醫生賴鴻華說,雖然世界衛生組織最新報告顯示,世界上最多人罹患的疾病是憂鬱症(Depression)和抑鬱症,其人數已超越過去高居榜首的心臟病,但只要給予充分的愛與關懷和治療,多數精神病患的康復率都很高。不過,大家真的能夠不排斥、不標籤精神疾病患,同時還能給予關懷,並伸出人道與正義之手嗎?賴鴻華對外國紀錄片《Child Of Rage》中的訪談內容印象深刻,此片講述未滿1歲就遭性虐待的女童的遭遇,獲救被人領養時,雖然忘了過去的創傷記憶,但在四五歲時,突然到廚房拿刀攻擊養父母,而她當時完全未意識自己行為的問題。

原來這是下意識行為,且是過去的創傷造成。到了五六歲時,她的性格舉止依然殘酷,常蓄意傷害小動物,甚至虐死小鳥。後來送往康復中心接受輔導才康復。

最後傷害是自己

女童10歲受訪時,受詢及她的行為最終會傷到誰時,她答:“這樣做,最後是傷害自己。”

接着她開始哭泣,之後性格也開始有了轉變。在這之前她完全不會哭。

賴鴻華說,社會中有很多病例,醫生必須擴大角度了解病源,但很多病人受過創傷後才會變成這樣。

創傷負面影響 提高患病機率

賴鴻華說,美國有研究發現童年不良經驗(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簡稱ACEs)對人類的影響,並列出至少10種童年的創傷與負面影響,這些創傷對成年時期的身心健康帶來負面影響,包括被虐,如肢體暴力、言語暴力(如對孩子冷嘲熱諷、輕蔑、辱罵、羞辱與霸凌),以及與性相關的暴力或騷擾、情緒與生理被忽略。

“另5種創傷則是在家庭裡,父母親其中一人是精神病患、吸毒、酗酒、家暴、父母離異或曾坐牢。”

根據此研究評估,每個行為算一分,若受評估者獲4分以上,那罹患憂鬱症的機率就會提高。

此外,憂鬱症患者也普遍患有糖尿病及心臟病。獲得6分以上人士,壽命會比一般人少20年,即早逝,而且患者大多數有自殺傾向,甚至會有暴力行為。

“這些是由於患者心理錯亂,造成生活不平衡。現代社會最普遍的精神病就是憂鬱症。”

他認為,個人遭遇難預料,也談不上如何防範,因此,人們只能儘量避免出現ACEs因素,比如奉勸為人父母者別輕易離婚,應優先考慮子女心理的健全發展、福利部應早點檢測到虐待孩子的家庭,這也有賴公眾提供情報。

幼童忌觸科技 家人應多溝通

許多人認為流浪漢多有精神問題,賴鴻華說,他在福利局的邀請下參與檢舉流浪漢的活動,協助當局鑑定流浪漢的精神狀態,他發現,多數流浪漢是沒有精神病的專業乞丐,他們通常會被送往吉打收容所,至於精神有問題者則會被送往精神病院治療。

“一般上,精神病症狀不難發現,如自我封閉、言行舉止與平日不同等,一般病患不會突然病發,因此,若發現親友狀況不對,可嘗試先安排輔導員或心理學家協助病人打開心房,然後才勸醫。”

若病患拒絕就醫,甚至發脾氣和砸東西發泄,就顯示他有暴力傾向,這時可向警方求助,把病患送醫。

“只需填寫P57表格,就可請警方協助送院,這也不會導致病患留案底。在我接手的病例中,通常病人很少攻擊人,只有在面對太大壓力時,他們才會反擊。”

他強調,家人之間不該忽略溝通,尤其勿讓幼小的孩子太快接觸網絡資訊,因為他們還不會表達需求。

“3歲以下的孩子最好避免接觸科技產品,確保身心健全成長。無論是過動或自閉兒童,都會在托兒所與幼兒園與人交流後有所改變。當然,若情況嚴重,就必須尋求心理醫生的協助。”

憂鬱患者1:5 獅城接受投保

據世界衛生組織最新報告,世界上最多人罹患的疾病是憂鬱症(Depression)和抑鬱症,病患人數已超越過去高居不下的心臟病。

根據賴鴻華的醫治經驗,很多人誤以為憂鬱症可以不藥而癒,也有人認為,接受自己患上憂鬱症等同被列為精神病患,因為顧慮太多,許多人拒絕就醫,包括擔心保險公司會在索償條件上作出考量,導致就業條件“被扣分”。

其實,新加坡保險界已開始接受憂鬱症病患投保,因為憂鬱症的比例是1:5,或是新客戶的10至20%,這反倒使保險界有利可圖。

憂鬱症是否會演變為嚴重的精神病,他說,憂鬱症的確可從輕微演變至嚴重(Mild To Severe),輕微的可通過輔導與溝通,包括散心等方式治癒,病情嚴重者則必須服藥,若不理會就會惡化。

“病情嚴重的憂鬱症患者可能會自殺,甚至很可能殺害家人,因為他們會覺得生活太辛苦、厭世,有者則會殺死子女後自殺。他們很難有自制力,因精神已錯亂至失控,並覺得無路可走,所以,當你發現身邊親友情緒低落、睡眠不好、脾氣欠佳時,應鼓勵他們及早看醫生,當然也可通過回答PHQ9問卷檢測。”

他慶幸我國的憂鬱症患者普遍只處於初期至中期的階段,少有病情嚴重者。

“精神病已越來越普遍,所以,每間私人醫院至少有一名心理專科醫生。當然,除了治療和協助,最重要的是勿對精神病人污名化,勿給予標籤。”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