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精神病的距離 2】醫生:犯案者多為常人 精神病患鮮少攻擊人


: 2019-05-15 08:05:49

在國外日增的隨機殺人案,到底是怎樣發生?往往很多人都把兇手的暴力行為和精神病劃上等號,而這多是被虛構的電視情節影響和誤導後所作出的推論。 其實,精神病患者並不會隨便加害他人,反而是一般人對他們帶有敵意和惡意,以致在同一片藍天下,他們卻被迫活在“不同的世界”裡,一方面讓他們飽受精神折磨,另一方面也為他們的家人帶來無盡苦楚。 而在精神科醫生眼中,精神病患極少在無緣無故的情況下攻擊他人,反而是精神正常者傷人或殺人的機率更高,而這可從暴力罪犯多未患精神疾病的事實獲得印證。

2016年4月5日,檳城五條路某組屋樓下的茶餐室前發生一宗駭人的刺殺血案。當時58歲的林強華和妻子在用餐時,突然被一名患思覺失調症(舊稱精神分裂症)的男子林合業(譯音)以利刀從後刺殺奪命。

此案經過漫長2年的審訊及2度展延,在2018年8月30日下判,檳城高庭司法專員阿曼沙里爾基於被告無法證明在犯案時精神病發或犯案時毫無意識,宣判被告罪名成立判處死刑。由於精神評估報告證明被告患有思覺失調症,被告的代表律師遂對此案提出上訴。

雖然嚴重的精神病患有比一般人高三至四倍的暴力傾向,但美國杜克大學心理健康系博士的一項研究發現,就算把全世界的精神病患治癒,也只能減少4%的暴力事件。

暴力案精神病患行兇僅4%

因為在眾多暴力事件中,嫌犯為精神病患者僅佔4%,所謂暴力事件除了殺人案,也泛指毆打、霸凌等行為。精神病患者的暴力傾向更多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包括自殘或自殺。

王專科與心理輔導中心的精神心理專家王明傑醫生說,社會對精神疾病的認知尚貧乏,除了政府、醫學界與非政府組織的努力,更需要媒體廣泛宣導,以達致教育社會的目的,才有助社會去除對精神病患的標籤。

他指出,社會人士對精神疾病的看法不應與電影或小說對精神疾病的描述相提並論,因為有關描述與現實有莫大差異。

“為了吸引民眾觀賞,電影的情節或小說內容往往都已誇大其實。但現實中,精神病患並沒有那麼可怕,且極少會無緣無故主動攻擊人。”

舊稱精神分裂

患思覺失調最危險

據精神科專家專業說法,一般人抵觸謀殺罪案的機率比精神病患多。但很多人看到殺人新聞時,會妄下定論指嫌犯必定患精神病,其實是錯誤的觀念。

王專科與心理輔導中心的精神心理專家王明傑醫生說,因命案遭告上法庭的被告多非精神病患,這也顯示一般人傷害人的比率高於精神病患。

“在精神疾病方面,最具危險性的當屬思覺失調症,患者平常被人們稱為瘋子。思覺失調患者在社會僅佔1%,即每100個人當中,僅有一人患上。”

這也不代表每個精神病患都會傷人,因為思覺失調症的病毒才15%。

縱觀各國對精神病症的研究與調查數據可知,各地有關思覺失調症的數據都很相近。

“精神疾病最普遍的是以壓力與焦慮為首,如今很多人患上焦慮症,但這種精神疾病屬於情緒病症,不會演變或惡化為思覺失調症,因為二者截然不同,後者屬於腦部疾病。這就好像胃病與心臟病是完全不同的病症,因為來自不同的器官。”

頭痛心悸胃痛氣促 屬焦慮症

王專科與心理輔導中心的精神心理專家王明傑醫生說,精神科有逾400種疾病,若將之合成10大組合較容易明白,當中最大的組合就是焦慮症。

“很多人病到不知情,病發時以為是精神緊張而已,畢竟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難免有緊張的狀態,但當症狀影響其他身體功能時,比如常頭痛、嘴巴乾乾吃不下、感覺心悶和胸口有重壓、心悸、心跳不規律、呼吸急促、唉聲嘆氣,有些人更會出現胃酸和胃痛問題,或每次臨出門時就會想上廁所大小便等狀況,這些就是焦慮症的症狀。”

他披露,病情較嚴重者的手腳會發抖、麻痺、甚至會冒汗,若要他做一些事情,他會害怕到整個人失控。

“這些病例不只是出現緊張的狀況而已,而是緊張到同時出現很多狀況,若狀況延續1個月不見改善,那就得開始注意精神健康狀況。”

他說,有些人過了一陣子後症狀會消失,但若症狀未消失,且影響到生活,就必須就醫。

根據他的醫學經驗,若是患者還可以如常工作、社交,那就意味患者的病情沒有影響到生活,這種情況下,醫生會勸導輕微患者學習自我放鬆、接受心理輔導,而無需看醫生吃藥。

幻覺對方要加害領袖

女病患刀傷外國人

班台醫院及檳榔醫院的精神科顧問醫生拿督賴鴻華說,精神病種類多不勝數,醫生需事先了解病人是精神錯亂、憂鬱或躁狂症,還是有吸毒、酗酒、焦慮不安、強迫症或是過動。

他強調,一般精神病患者可以和平共處,即使是具危險性的病患,只要定期服藥就沒有問題,但若是曾有傷人記錄的病患,各界就得警惕並防範。

“我曾有個病例是婦女病患持刀刺傷外國人,她在精神病院治療時認為,傷者要搞亂國家,要加害我國領袖,我告訴她謀殺會判死刑,她竟笑稱她懂得,所以沒刺傷者要害,不會刺死對方,顯然她的狀態是半錯亂半清醒。”

他說,根據研究,100名精神患者中,打人、攻擊或殺人的少過10個。“若真的遇到具攻擊性的病患,就要小心防備和設法脫險,不宜正面衝突或刺激他。”

他披露,美國曾有一名精神病患持鎗到醫院找精神專科醫生麻煩,醫生嘗試和他談判卻被一鎗擊斃,這與我國日前發生一名病患闖醫院縱火的案例相近。 

他勸吁民眾一旦遇到具危險性的病人發難時,必須報警處理,別因為他們的精神有問題而息事寧人,因為此舉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

免思覺失調症惡化 疑心重有幻覺需醫

賴鴻華說,我國政府在精神疾病方面未有完善設備與防範措施。“過去,我國只有精神病院,近年來也建立精神科康復中心,如在檳城北海新建的MENTARI診所,可供精神病患參與社區活動,學習新事物。”

他披露,政府也組織流動式的社區精神病學服務(Community Pyschiatry),有醫生與護士沿區上門看診及注射藥物。

“以前的作法是家人送病患去精神病院治療。如今,非政府組織多了,如防止自殺協會、D'Home、Befriends等等,病患較過去容易得到關注。”

他說,在所有精神疾病中,思覺失調症最嚴重,若患者疑心很重或有幻覺時,就需要儘快就醫不宜拖延。

“雖然只有三分之一的康復機率,且需要長期吃藥控制,但患者還是可以過正常生活,甚至結婚生子,所以,思覺失調症患者可說是與糖尿病或血壓高患者沒兩樣。”

賴鴻華目前也是半福利Good Shepherd中心的義診醫生,以及檳城精神健康協會的副主席。此外,他每月一次協助溫馨苑講座,積極參與推動社區福利工作,因他希望協助有精神問題的青少年走回正軌。

吁家人陪病患就診

賴鴻華說,他歡迎病患的所有家庭成員與患者一起向他求診,這將對病人有所幫助,畢竟家庭成員的問題很可能就是患者的病源。

“我有個病例是一名少女患上厭食症,當時,她的父母與2名兄長陪她一起看病,我在看診過程中發現父母準備離婚,少女因此難過沒食慾,又抗拒進食,父母便分開照顧她,也沒有時間吵架,結果,她的病症居然有助父母改善關係,後來,我教她的2名哥哥支持她進食,使病情改善。”

他去年進修家庭參與治療課程,如今開始使用此療法,每個病例需要約1小時的看診時間。過去半年來已接手約10宗有關病例,這也意味許多家庭都面對有關精神問題。

父母離婚傷害最大

孩子可致精神問題

“父母即使工作再忙碌,也該撥時間陪伴孩子。家庭破碎對孩子的傷害最大,父母離婚會對孩子後天心理有很大影響。”

賴鴻華說,他遇過一個目前仍未全面康復的實例,有關女子因父母在她年幼時離異另外嫁娶,以致她在逢年過節時無所適從。

“若到媽媽家過年,新爸爸不喜歡她,若到爸爸那兒,新媽媽不歡迎她,她感覺自己無家可歸。”

雖然他並非主治醫生,但他曾嘗試了解她的想法,結果從她口中得悉,其願望竟然是希望自己從來沒到過世界,所以她20歲時經常想自殺,因為感覺生無可戀。

“她至今仍在接受治療,慶幸親戚看顧她,但病情不容易好轉,若按時服藥還可以控制,當然,輔導也可以幫助她。所以,夫妻在離婚前需先考慮孩子的感受。”

在他看過的病例中,一般男性患者會傾向抑鬱暴力,女性患者則偏向憂鬱自虐。男性通常容易生氣和發洩在外,甚至生氣打人或怨世,所以,他勸請老師若發現班上有易怒的中學生,最好不要強硬對待,否則弄巧成拙,很多老師以為是青少年不懂得尊重。

“通常學校會讓問題學生受輔導,如果校方能多了解學生的家庭背景,將有效協助他們走出憂鬱。”

他認為,本地心理醫生培訓時的慣常用藥,也導致很多病人投訴,常有病人埋怨醫生沒聆聽敘述,問診兩下就開藥,因為本地醫生大多在培訓時,比較朝向生物精神病學(Biological Psychiatry),所以用藥多於精神治療,一旦病人沒有好轉,就會繼續增加藥量。

“可能我們需要增加心理治療方法,才能找出源頭對症下藥,醫生多了解病人的家庭背景也很重要,因可從中找到支持的能量治療病人。”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