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強青少年自護意識 防熟人性侵適時說不


: 2019-06-12 07:06:36

(吉隆坡訊)最近,大馬社會不斷發生性侵事件,而受害者皆是青少年。

性教育工作者蔡秀琴指出,其實青少年被威脅的機率是存在的,只不過被大人們忽略,由於大家都透過報警的數據觀察,事實上,男性受害者在面對性侵會選擇啞忍而不報警。

“在報警的數據裡,90%受害者都是青少女,而10%的背後可能隱藏更多的青少年受害者。只因男性在性侵事件上更羞於表達,而且男性難於區別被性侵界限,特別是學校教學及家庭教育較注重青少女,因此,我們忽略了青少年被性侵的潛在危機。”

加害者漸進式誘拐目標

她說,現在出現了“網絡成癮”的社會現象,青少年更是沉迷於網絡的高風險群。有數據顯示,未來青少年被性侵事件有上升的趨勢,因此,有必要提高自我保護意識。學校若經常給予他們灌輸性教育,學生會提高危機感或意識,一旦面臨性侵,就會選擇告訴校方。

“大部分人有迷思,認為性侵事件的發生通過暴力,威脅及脅迫,但現在的加害者採用的是漸進式,使用誘拐或誘騙伎倆。”

她提醒,漸進式的過程較難預防,加害者先鎖定目標,會精心策劃地花上一個月,甚至更久的時間,慢慢誘騙青少年。被鎖定的受害者性格通常較內向,膽小及個子矮小,不過,加害者也可能選擇性侵自尊性強及各方面優秀的青少年,只因加害者認為尊嚴會制止受害者表達。

“從這點我們可看到,不管哪個階段的青少年都有可能曝露在危急之下。”

她透露,更擔憂的是,加害者不僅獲取受害者的信任,甚至博取其親人信賴,放心將受害者托給他照顧。雖然難以辨識表達關心人都有意圖不軌,但至少需要“防人之心不可無”,需通過某些指標以保護及關注受害者。

獻禮博取信任 製造獨處機會

蔡秀琴表示,加害者在獲取受害者及家屬的信任後,會依據受害者的喜好及需要,滿足其物質或心理需求,甚至會獻禮。受害者不自覺對他產生很高的依賴感,甚至依戀及偶像化加害者。

“只要越相信一個人,對方說什麼受害者都會依從。這樣一來,加害者會進行下一個階段,也就是隔離孩子,製造可單獨與受害者相處的機會。”

她說,加害者可能會找特別培訓或活動為由,讓受害者單獨留下與他進行練習,並創造了加害的空間及機會。在精心部署之下,父母會放心將孩子交托於加害者照顧,孰不知已掉入了陷阱。

“在性侵發生後,其實,父母也會陷入很深的愧疚感,因為自己也在不自覺中讓孩子陷入危機當中。”

自尊心強選擇啞忍

她說,在單獨相處當中,加害者會與受害者聊起身體變化及性話題,甚至會假借做身體檢查,或告訴受害者看色情影片實屬正常,找機會與受害者習慣討論性話題。加害者可能以游泳為由,創造相互赤身及身體接觸的機會,逐步地讓受害者習慣其接觸。

“在這過程裡,加害者會開始觸碰受害者,讓後者產生歡愉感。在性侵事件被揭發後,受害者很難走出其感覺,由於加害者並無強迫或使用暴力,使前者自願性享受性愛感覺,反而讓受害者有罪惡感。”

她強調,只要階級及年齡不對的情況之下發生性愛,就屬於性侵事件。最令人擔心的是,青少年無法走出被性侵的傷痛,即使雙方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發生性愛,青少年仍然是受害者。

“若受害者有罪惡感,我們一定要受害者知道,這是加害者刻意營造的氛圍,所以錯並不在於受害者身上。”

她補充,加害者在得逞後會不斷地重複,並加以控制彼此的關係,即便受害者知道這段關係是錯誤的,對方更可能威脅或恐嚇受害者揭發後的後果,加上受害者性格內向難以表達,更讓性情事件難以揭發。

“某些自尊心強的受害者,在面對性侵事件感覺羞恥,而選擇啞忍,也擔心揭發後無法面對別人的目光,所以陷入了兩難之間,也因此讓這段關係難以了斷,持續地掉入加害者的魔掌裡。”

邀看色情片 亮危機信號

蔡秀琴說,青少年在保護自己可分為兩種層面:一種是已是受害者,另一種是預防。

在性教育方面,很多的父母對孩子都難以啟齒,建議可上網找有關的報導或視頻,讓孩子閱讀並了解性侵的意思,不過最好的方式仍然是父母親自對孩子講述。

她說,對方若給青少年看色情照片或影片,那就是一個危機信號,對方沒有扮演做一個成人應有的事情。青少年是可相信任何表達關愛的人,但只要對方聊起有關性話題或做出色情舉止,那對方已超越了一個成年人應該做的事情。

與孩子演練當場說不

很多青少年知道當時是個危機,卻不知如何回應。她說,青少年必須明確地說不要,並告訴對方只想父母談有關性課題。大部分青少年在面對性侵事件不知怎回應,而讓事情不斷地發生。

“父母可透過演練的方式讓孩子在面對性侵時明確地說‘不’。不過,很多時候即使演練了,當場仍然不懂反抗及不知所措,因此一旦發生一定告知父母。若孩子主動與父母聊起有關性課題,其實是危機的信號,父母需要有一定的警覺性。”

蔡秀琴說,受害者在發生性侵後,會產生自暴自棄的心理,但父母被告知孩子被性侵時必須相信孩子的說詞,無論是揭發還是保密,父母需停止加害者持續傷害受害者,並終止加害者與受害者的現有關係。

“若性侵被揭發卻仍不斷地發生,受害者會喪失對人的信任及信賴。若受害者鼓起勇氣提起性侵事件,這意味着受害者再次相信人及社會,如果父母不能保護受害者,受害者的信任會徹底‘瓦解’。”她提醒,只要孩子有與父母溝通的能力,性教育就可開始,並隨着年齡逐步加深,讓孩子有意識防護自己的身體,因此,性教育宜早不宜晚。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