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3子失母愛 黃慧敏樂觀戰勝血癌


: 2019-06-22 08:06:39

2010年4月14日,當時32歲的黃慧敏育有3名年齡分別為8歲,7歲及3歲的兒子,有一份熱情投入的護士工作,也有疼愛她的丈夫,原本人生充滿希望,卻在她發現自己不幸患上血癌第四期後,一切都變了樣。

“血癌來得沒有預兆,當時我只覺得身體疲倦,不舒服但沒有發燒,於是我去驗血,結果就驗出自己患上血癌第四期,已經很末期了。”

“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很傷心,正處於心理學上的‘否認階段’,我陷入了疑問、恐懼、無助等情緒,但是當時我想到3個孩子都還小,我不想讓他們這麼小就失去母愛,於是漸漸地讓自己振作起來,為了家人,我必須對抗它,接受它並治療它。”

為了救命,她急需合適的骨髓幹細胞,如果無法在3個月內接受移植手術,就會降低治愈的機會。當年她在吉隆坡安邦中央醫院接受化療,以及在吉隆坡中央醫院接受電療。

尋找合適骨髓一波三折

“尋找合適的骨髓幹細胞過程是充滿波折了,我與3名弟妹及近親的配對並不適合,雖然孩子的機會比較高,但是當年並沒有收藏到臍帶血,只能往外向公眾尋找了。醫院方面有協助我在國內及新加坡尋找合適的配對者,都不成功。”

2010年7月20日,慧敏及胞妹黃慧娜,通過關丹慈濟的協助,安排了一項公眾抽血檢驗骨髓配對活動,獲得197名關丹熱心人士踴躍響應,比原定報名的150人超出了47人。

當中還有中學生為了救人一命,不惜曠課一天前往抽血配對,也有上班族趁午餐時間到來參與,長者出席為她打氣。遺憾的是,這些檢驗當中都無法找到配對適合者。

“我覺得不用緊,並相信一定會有機會的,反而覺得,參與配對者檢驗出來的資料,在未來也可以幫助到其他有需要的血癌病人,他們的善舉不失為一種福報。另外,為了提高機會,我也向醫生建議向台灣的骨髓庫嘗試。”

到了同年9月,醫生告訴她,在台灣找到配對合適的女捐者,慧敏為這個機會感到高興,並按指示把血液樣本向寄往新加坡檢驗,但檢驗做好後,對方卻突然反悔了。所以醫生再幫忙她尋找,大約兩個星期後,順利找到第二個配對合適的捐者,並順利捐獻。

到2010年11月16日晚上,捐獻者的幹細胞從台灣空運至新加坡,再飛來吉隆坡安邦醫院,她在這裡接受把幹細胞輸進身體的治療。之後也服用抗排斥藥物及定期檢驗,身體曾出現排斥反應,口腔潰爛流血,經過一個月後,漸漸適應了,這過程是非常辛苦的,體重從原本54公斤暴跌至41公斤,但是在家人的支持下,她也順利熬過來了。

“在大約5年前,醫生告訴我檢驗報告持續良好,因此已經不必再去醫院檢驗了。不過,為了讓自己安心,我每年都會接受一次檢驗。”

感謝親友支持捐助醫費

她表示,在抗癌路上,心態決定了結果,如果可以正面看待,並通過治療控制癌細胞,與癌細胞為友,就有機會治好。

“如果以負面心態看待,甚至否定,逃避及放棄希望,它會控制你並打倒你。”

當然,家人的支持也非常重要,而丈夫莊明霖即使因為工作而長期在國外,卻一直與她保持聯繫,給予精神上支持與慰籍。

另外,在治療期間,親友,學校的老師,社團及熱心人士等,都曾經為她提供經濟上的幫助,在應付昂貴的治療費上得以減輕負擔。其中,孩子就讀的關丹光華華小董家協,也曾經發動籌款活動,為她籌獲3萬3739令吉醫藥費。

如今,長子莊凱勝(17歲)及次子凱均(16歲)都在關丹中華中學就讀,小兒子曜誠已經12歲了。她非常感恩活着,繼續回到崗位工作,看着孩子成長,並且與家人一起生活。年4月14日,當時32歲的黃慧敏育有3名年齡分別為8歲,7歲及3歲的兒子,有一份熱情投入的護士工作,也有疼愛她的丈夫,原本人生充滿希望,卻在她發現自己不幸患上血癌第四期後,一切都變了樣。

“血癌來得沒有預兆,當時我只覺得身體疲倦,不舒服但沒有發燒,於是我去驗血,結果就驗出自己患上血癌第四期,已經很末期了。”

“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很傷心,正處於心理學上的‘否認階段’,我陷入了疑問、恐懼、無助等情緒,但是當時我想到3個孩子都還小,我不想讓他們這麼小就失去母愛,於是漸漸地讓自己振作起來,為了家人,我必須對抗它,接受它並治療它。”

為了救命,她急需合適的骨髓幹細胞,如果無法在3個月內接受移植手術,就會降低治愈的機會。當年她在吉隆坡安邦中央醫院接受化療,以及在吉隆坡中央醫院接受電療。

尋找合適骨髓一波三折

“尋找合適的骨髓幹細胞過程是充滿波折了,我與3名弟妹及近親的配對並不適合,雖然孩子的機會比較高,但是當年並沒有收藏到臍帶血,只能往外向公眾尋找了。醫院方面有協助我在國內及新加坡尋找合適的配對者,都不成功。”

2010年7月20日,慧敏及胞妹黃慧娜,通過關丹慈濟的協助,安排了一項公眾抽血檢驗骨髓配對活動,獲得197名關丹熱心人士踴躍響應,比原定報名的150人超出了47人。

當中還有中學生為了救人一命,不惜曠課一天前往抽血配對,也有上班族趁午餐時間到來參與,長者出席為她打氣。遺憾的是,這些檢驗當中都無法找到配對適合者。

“我覺得不用緊,並相信一定會有機會的,反而覺得,參與配對者檢驗出來的資料,在未來也可以幫助到其他有需要的血癌病人,他們的善舉不失為一種福報。另外,為了提高機會,我也向醫生建議向台灣的骨髓庫嘗試。”

到了同年9月,醫生告訴她,在台灣找到配對合適的女捐者,慧敏為這個機會感到高興,並按指示把血液樣本向寄往新加坡檢驗,但檢驗做好後,對方卻突然反悔了。所以醫生再幫忙她尋找,大約兩個星期後,順利找到第二個配對合適的捐者,並順利捐獻。

到2010年11月16日晚上,捐獻者的幹細胞從台灣空運至新加坡,再飛來吉隆坡安邦醫院,她在這裡接受把幹細胞輸進身體的治療。之後也服用抗排斥藥物及定期檢驗,身體曾出現排斥反應,口腔潰爛流血,經過一個月後,漸漸適應了,這過程是非常辛苦的,體重從原本54公斤暴跌至41公斤,但是在家人的支持下,她也順利熬過來了。

“在大約5年前,醫生告訴我檢驗報告持續良好,因此已經不必再去醫院檢驗了。不過,為了讓自己安心,我每年都會接受一次檢驗。”

感謝親友支持捐助醫費

她表示,在抗癌路上,心態決定了結果,如果可以正面看待,並通過治療控制癌細胞,與癌細胞為友,就有機會治好。

“如果以負面心態看待,甚至否定,逃避及放棄希望,它會控制你並打倒你。”

當然,家人的支持也非常重要,而丈夫莊明霖即使因為工作而長期在國外,卻一直與她保持聯繫,給予精神上支持與慰籍。

另外,在治療期間,親友,學校的老師,社團及熱心人士等,都曾經為她提供經濟上的幫助,在應付昂貴的治療費上得以減輕負擔。其中,孩子就讀的關丹光華華小董家協,也曾經發動籌款活動,為她籌獲3萬3739令吉醫藥費。

如今,長子莊凱勝(17歲)及次子凱均(16歲)都在關丹中華中學就讀,小兒子曜誠已經12歲了。她非常感恩活着,繼續回到崗位工作,看着孩子成長,並且與家人一起生活。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