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5年遭打3次 夫威脅敢報案全家死


: 2019-07-08 15:07:36

(芙蓉8日訊)華裔婦女控訴,她與丈夫結婚5年,三度被丈夫暴打。她忍無可忍之下提出離婚,卻換來另一頓的家暴,以致她被打至頭破血流入院。丈夫甚至恫言,甚說她敢報案,就給她全家死;如果敢離婚,就給她活不了。

女事主馮女士(39歲)指出,她與丈夫(41歲)於2014年註冊結婚時已育有一兒,婚後因丈夫不允許她回娘家,漸漸地她與家人斷絕聯系。

“直到2016年,我說想念父母,要求回娘家探望家人,結果他突然發狂打我,甚至企圖把我掐死,我成功逃跑,聯絡上母親後回到娘家,並辦理分居手續。”

要回娘家被暴打

由於孩子體弱多病常入院,夫妻倆還是會碰面。分開一段時間後,丈夫獻議她回去替他經營生意,答應每月支付她3000令吉工資,她為了生活於是同意,但最後丈夫無法兌現承諾,所以選擇離開。

“今年除夕夜,我決定回娘家,他不肯,狠狠地打了我一頓,甚至恐嚇我說若敢報案,就給我全家死;如果敢離婚,就給我活不了!”

那次之後,她把孩子交給男方照顧,回到娘家並與丈夫斷絕來往,偶爾到男方店鋪探望孩子。

工作地被襲擊 頭破血流送院

馮女士說,在今年5月學校假期,丈夫威脅說不要孩子了,若她也不管,就把孩子遺棄在外,於是她把孩子接回娘家。

“我想要擺脫他,於6月找律師辦理離婚手續,上周對方收到律師信後,開始跟蹤我,但我要撫養孩子,不能不上班,看在他沒有打擾我的份上,我以為自己安全,所以不予理會。”

她在朋友經營的洗車店工作,上周六(6日),由於母親要出遠門,所以她要求男事主幫忙照顧孩子,雙方在其工作地點碰面時,對方卻突然搶走其手機。

“我必須繼續工作,所以沒有與他糾纏,下午1時許,我替顧客停好車子,一打開車門就被他襲擊,他用拳頭毆打我的右臉和右眼,然後把我拖下車繼續毆打,印象中我有呼救,之後倒地不起。”

事後,她頭破血流昏迷被送入醫院,於下午4時左右蘇醒,最終後腦勺縫了3針,而布滿血絲的右眼仍需觀察,所幸沒有影響視力,其他的傷勢包括被踩踏肚子造成的內傷。

婚前有暴力傾向 乖乖聽話就沒事

馮女士坦言,婚前已發覺丈夫脾氣暴躁,後來才發現對方有暴力傾向,只要乖乖聽話就不會被打。男事主曾有過一段婚姻,據知他曾對前妻、孩子甚至女傭動手。

她說,男事主不僅對她施以暴力,更盜用其社交媒體帳號散播抹黑消息,甚至拍攝視頻逼孩子說出中傷她的話。

“雖然已向警方報案,但現在我還是很擔心,不敢出門也不敢讓孩子上學,怕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我只想好好生活,工作養活孩子和自己,希望受到有關方面的保護。”

周世揚:暴力就是不對 吁男事主自首

羅白州議員周世揚指出,昨天接獲事主求助後,他馬上聯絡警方,獲知警方已向女事主錄取口供,並積極追查男事主下落。

“雖說家事難審,誰是誰非說不準,但使用暴力就是不對。我呼吁男事主向警方自首,還有保持冷靜,停止作出傷害任何人的行為。”

他說,對於家暴個案,受害者應第一時間受到保護,促請警方嚴厲執法,希望福利局也能提供援助,被揭發的家暴事件僅是冰山一角,呼吁受害者勇敢尋求保護。

“這次的涉案者不只施以暴力,更盜用受害者的社交媒體帳號,因此他會向大馬通訊及多媒體委員會(MCMC)反映。”

女性遭家暴應勇敢求助 林秀琴:WCC供法援

(檳城8日訊)雙溪檳榔區州議員林秀琴鼓勵面對家暴問題的女性,勇於尋求包括檳州婦女醒覺中心(WCC)等單位的協助,該中心除了提供輔導及改善家庭成員關係的建議方案,也提供所需的法律援助。

林秀琴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說,家暴是多因素所造成,而根據她所接觸過的家暴個案,大部份個案是由家庭經濟壓力所引起。加上婦女一般上缺乏經濟獨立性,因而較容易成為家暴受害者。

她指出,一些遭受家暴的女性由於擔心把事情鬧上警局,和離婚之後本身和孩子將失去經濟支柱,惟有忍氣吞聲,並相信丈夫會改過自新。但根據她處理過的個案經驗,施暴者改過自新的紀錄並不高。

她說,在家暴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也會受到不良影響,包括兒子看到父親對母親施暴,長大後也可能有樣學樣;在家暴環境長大的孩子也可能會對婚姻產生恐懼。

她強調,本身並非鼓勵夫妻離異,但在一些出現家暴情況的家庭中,分開或許是對雙方及孩子較適當的方案。她呼籲社會給予面對家暴者,比如單親媽媽更多的鼓勵,扶助她們重獲新生。

談到預防家暴,林秀琴則認為,教育起著關鍵作用。孩子從小就應該被灌輸愛心及重家庭的觀念,有了正確的思維及心理素質,面對生活壓力時,也懂得如何適當處理,而非以家暴為出口。

面對家暴者可尋求檳州婦女醒覺中心(WCC)的援助。該中心檳島辦公室的聯絡號碼為04-2280342,詩布朗再也辦公室的聯絡號碼則是04-3988340。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