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希盟以選票優先?


: 2019-09-13 10:09:54

向來像是“有恃無恐”的公務員如今不知會否擔心有朝一日再也捧不住“鐵飯碗”,而私人界的“打工一族”中有者若想多掙幾年的收入養老,看來將難以償願。

公共服務局總監波漢日前透露,政府正在探討從明年起停止僱用永久公務員,而只是招聘合約公務員,以減輕退休金負擔;他指出,政府每年需承擔高達280億令吉的退休金,而每年有4萬名公務員退休,另外增加10億令吉的負擔。

另一方面,人力資源部長古拉在回應大馬職工總會的建議時指出,其部門和財政部將會探討是否把僱員的退休年齡,從目前的60歲提高至65歲。

無論如何,或是希盟政權出自對選票的考量,不論是公共服務系統“瘦身”抑或是再度延長退休年齡,相信於可預見的未來皆難落實。

首相敦馬哈迪指出,內閣仍未討論有關停止僱用永久公務員而改以合約方式招聘公務員的建議,還沒作出任何決定;他表示,政府將探討最佳途徑,以免損害公務員利益。(據了解,新的合約公務員與現有的合約制稍有不同,它將提供更大保障、福利和吸引力,免除被解僱的憂慮。)

入主布城的希盟政權除了宣稱被破兆令吉的國債壓得透不過氣,它也須“承繼”被指臃腫不堪兼效率不彰,以及充斥貪污的公共服務系統;在我國每19.37人當中就有一人是公務員,比例之高冠絕全球,頓使國家財政承擔沉重壓力,例如今年度財政預算案的行政開銷按年增10.4%至2599億令吉,其中預料增至820億令吉的公務員薪資及預計增至266億令吉的公務員退休金,佔了其中31.6%。

這麼多年來,160萬公務員大軍被視為國陣前朝的大票倉,尤其是納吉在位時為了穩住巫統鐵票,以致對冗員不計其數的公共服務系統視若無睹,而對敦馬來說,大多數公務員的思維至今仍受到國陣前朝的意識形態影響,彼輩甚至寄望國陣尤其是巫統“回鍋”執政,頓使希盟政權暴露在舊政殘餘傀儡的破壞中。

即使如此,或因在本屆“509”大選僅獲三分之一馬來選民的支持,希盟政權若倉促整頓以馬來人佔絕大多數的公務員大軍,顯然有所顧忌,深恐在政治上得不償失,真的是無可奈何。

延長退休恐剝奪青年就業機會

至於應否提高退休年齡,敦馬認同青體部長賽沙迪的看法,即維持現有60歲退休年齡,無需提高至65歲,以免剝奪青年就業機會;他認為,倘若退休年齡提高至65歲,“朽木”將佔據工作崗位,其他人就沒機會升職,一些國家沒制定法定退休年齡,員工可隨本身意願一直工作,但這意味他們否決了年輕人的機會。

以敦馬為首的改革公共服務內閣特別委員會,今年3月否決全國公共及民事職工會有意把公務員退休年齡提高至62歲,而議決把公務員法定退休年齡維持於60歲,政府的一項考量是每年約有3萬8000至4萬名公務員退休,可是每年從大學畢業出來的社會新鮮人,比這還要多。

大馬僱主聯合會也不贊成提高退休年齡,它擔憂年輕人嚴重失業的問題將重演;僱聯指出,私人界每年平均有大約20萬名員工年屆60歲而退休,而由於政府在2013年7月將法定退休年齡提高至60歲,結果有一大批年輕人沒辦法找到適當工作而失業。

職總對敦馬沒提出其他替代方案以解決退休的問題就直接拒絕有關建議,而深感遺憾。

話又說回來,希盟政權在決定應否提高退休年齡前,有須先考量解決青年就業和失業問題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隨着投票年齡降低至18歲,預料將有300萬年輕“首投族”於來屆全國大選主宰朝野的政治命運。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