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動人心3】 兄弟率鼓手創北野鼓團 助中國大學設廿四節令鼓隊


: 2019-09-19 10:09:14

源於檳城大山腳的北野鼓團是在2013年由鄭洲升和鄭洲寧兄弟,以及一群熱愛打鼓的年輕人聯手創辦。他們除了在本地推廣二十四節令鼓,也到中國協助當地多所大學設立此類鼓隊,使二十四節令鼓不但只在我國深耕,也在中國遍地開花。

來自檳城大山腳的鄭洲升當年在日新獨中求學時,因為受到哥哥鄭洲寧的影響,在13歲那年加入該校二十四節令鼓隊,從此與鼓結下不解之緣。

2006年,他見該校舞蹈學會成功舉辦匯演,便也策劃及舉辦二十四節令鼓隊首屆匯演《鼓喚》,結果,觀眾反應熱烈,促使他萌生成立敲擊鼓團的念頭。於是,那一年,他與哥哥鄭洲寧及另外6名同樣熱愛打鼓的朋友組成8人全男班鼓團,經常到北馬各地接商演。

“在短短兩年,我們接了許多商演,賺了不少錢,當時,我已經很滿足。直到有一天,曾經在日新獨中教過我,也是我很敬愛的老師──已故陳強華老師提醒說,若鼓團一味只以賺錢為出發點,而沒有在文化藝術層次上有所提升,表演內容將會越來越空洞且沒有新意,觀眾遲早會看膩,鼓團也將難以持續。”

他說,陳老師這番話可說是一言驚醒夢中人,2008年,他決定到中國的華僑大學升學。出發前,他把當時鼓團使用的鼓送給大山腳各中學。

“華僑大學的二十四節令鼓隊於1997年由一群我國華裔留學生成立,也是中國第一支在大學內成立的二十四節令鼓隊。這也是我當時選擇到該校留學的原因。”

由於他在中學時除了打鼓,也是獲獎無數的排球運動員,因此入讀華僑大學時選修體育系,課餘時間便參加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活動。

不留華讀碩士返日新執教

鼓藝精湛的鄭洲升在就讀大學一年級時,就當上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教練,帶領隊員參加中國各項表演和比賽,榮獲許多獎項。

雖然他考獲體育系學士學位後,被該校體育系碩士班錄取,但他並未留在該校就讀,而是於2012年回到母校大山腳日新獨中,擔任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教練,希望藉此回饋母校。

回國後,他與哥哥鄭洲寧有意重組鼓團,但原有的團員已各奔前程。於是這對兄弟便於2013年召集了大山腳區一群熱愛打鼓的年輕人合組新鼓團,並取名為“北野鼓團”,由鄭洲升擔任藝術總監。

辛勤覓練習室 無需郊外練鼓

鄭洲升說,北野鼓團成立初期曾面對找不到練習場地的難題,他與團員得費兩小時車程到郊外練鼓。雖然如此,團員熱愛打鼓的心並未被磨滅,願意不辭勞苦到郊外練習。

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經過團員的幾年努力尋找後,北野鼓終擁有練習室。

2013年,鄭洲升考獲第一屆全國二十四節令鼓專業教練執照,除了繼續提升該團鼓藝的專業水準,他也走入本地各中學和小學推廣二十四節令鼓。

除了日新獨中,他也到大山腳金星華小、日新小學A校、日新國民型中學,還有吉打州的吉華獨中、吉華國民型中學,以及霹靂州角頭南華小學等校指導。

“我首次到霹靂州角頭南華小學教鼓的經歷讓我印象深刻。角頭是純樸的小漁村,村民生活很單純,當地小學生學習沒有壓力,很快掌握打鼓技巧。他們快樂的學鼓,下課後很開心地騎腳車回家。雖然通往該校的路不好走,但小學生對打鼓的熱忱感動我,因此,過去多年來,我每週都風雨不改的到該漁村教鼓。”

2014年,該團也參與他在日新獨中舉辦的“鼓鄉”匯演,且深受觀眾好評。2016年7月,該團與覺奏感打擊樂團,以及Wink Dance & Music Studio聯手在日新獨中呈獻《迴響大山》演奏會。同年11月,該團也將打擊樂帶到漁村,到霹靂州角頭呈獻《漁鄉鼓事》鼓樂演奏會。2018年,該團再次與覺奏感打擊樂團聯合呈獻《迴響大山2.0》演奏會。

希望學者研究 使之遍地開花

鄭洲升偶爾還是會回到中國的華僑大學指導,不遺餘力協助我國華裔留學生在中國各大學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

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在我國華裔留學生的努力下,中國的天津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廣州暨南大學和武漢大學都已先後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

2019年4月,北野鼓團與覺奏感打擊樂團合作組成“北奏”團隊,一起到中國的5大城市,即廣州、廈門、上海、天津和潮州巡演。

“中國觀眾在觀賞我們表演二十四節令鼓之後感到很驚訝,其實,廣東獅鼓源自中國的傳統樂器,我國作曲家陳徽崇和文化工作者陳再藩於1988年巧妙地把中國古代指導農事的曆法——二十四節氣,結合書法和廣東獅鼓,創立了我國獨有的二十四節令鼓。”

他披露,當中國人得知我國華人依然傳承着許多中華傳統文化,例如過年過節,我國華人以敲鑼打鼓的方式歡慶佳節等事宜後,他們都驚訝得合不攏嘴。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華裔留學生在中國各大學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後,也吸引不少中國學生學習二十四節令鼓。由於中國大學的大馬留學生的人數不多,加上留學生畢業後返馬,恐將導致當地鼓隊陷入無人管理的窘境,因此,鼓隊多由當地學生管理,這類跨區域文化傳承方式,也令我感到欣慰。”

他希望隨着越來越多中國大學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可促使中國的教授和學者對它產生研究興趣,使二十四節令鼓不但得以在我國深耕,同時也可以在中國遍地開花。

雖融入新元素 仍以鼓藝為主

鄭洲升說,迄今已有31年歷史的二十四節令鼓,經歷時代演變後,也開始加入戲劇、舞蹈和概念性的藝術創作等元素,使表演內容更豐富。

“鼓隊在表演內加入其他元素時,仍必須以鼓藝為主,戲劇或舞蹈等其他元素為輔。若是戲劇或舞蹈成份太多,鼓藝表演太少,就會出現喧賓奪主的現象。”

他披露,鼓隊在為表演融入新元素時,也不能忘記祖先傳承的傳統精神。他認為,每個地方都有故事,因此,他創作過許多富有地方色彩的鼓藝表演。

“我在大山腳出生和長大,為讓觀眾從表演了解大山腳潮州人刻苦耐勞的精神,以及先賢在大山腳打拚的種種,我曾創作過名為《自己人》的鼓藝表演,並由日新獨中二十四節令鼓隊呈獻,獲得觀眾好評。”

擊鼓講究節奏 響亮並非關鍵

鄭洲升的哥哥鄭洲寧也是日新獨中的校友,就讀初中一時加入二十四節令鼓隊後,培養出熱愛打鼓的興趣。

“2006年,我與弟弟鄭洲升,以及6名熱愛打鼓的朋友,包括我們的表弟憑熱愛打鼓的心來組團。後來,鄭洲升去中國留學,表弟去台灣,如今,表弟在台灣也推廣二十四節令鼓。至於其他5名團員則陸續成家立業,基於工作忙碌,他們多轉向幕後工作支持本團運作。”

他說,弟弟鄭洲升於2012年回國後有意重組鼓團,他也大力支持,過後,兄弟倆便與一群愛打鼓的年輕人聯手設立北野鼓團,他也是該團團長。

幾年前他創業後,雖然忙着經營生意,但在業餘時間依然回到母校指導。

“一般人會認為打鼓需要很用力,以便能發出巨響。但其實,有水準的鼓藝表演是講究節奏感,不在於鼓聲之大小。若一場表演中只有震耳欲聾的鼓聲而沒有節奏感,那麼,觀眾肯定會受不了。近年,鼓藝表演也隨時代改變,逐漸加入舞蹈動作,以及創作有故事性的演出,使表演更精彩。”

他指出,任何種類的鼓都有特色,因此,鼓手除了學習二十四節令鼓,也有學習其他鼓,包括非洲鼓、馬來鼓和西洋鼓等等。

“鼓團講究團隊精神,鼓手除了得掌握打鼓技能,還得培養良好的素養和紀律精神,且得配合練習時間與團友一起練習,團隊才能呈獻優質的演出。”

打鼓極耗體能 鍛練加強柔韌

北野鼓團財政陳詩旎也是日新獨中校友,但就讀中學時,並未加入二十四節令鼓隊,直到她到中國的華僑大學升學時,才因好奇心的驅使下加入二十四節令鼓隊,並培養出打鼓的興趣,學打鼓迄今已有7年。

3年前,她從華僑大學考獲體育教育碩士學位後,便回到日新獨中當老師,也加入北野鼓團協助幕後工作。

她也身兼教練負責指導。她說,鼓手用鼓棒敲擊鼓的不同部位,包括鼓心、鼓邊、鼓籐或鼓身,便可以呈現出各種聲響,顯見二十四節令鼓的演出既可以強硬,也能夠柔軟。

“打鼓很消耗體能,我們除了教打鼓,也會進行體能訓練,還有增強鼓手肢體的柔韌性。雖然女性和男性的體能天生有別,但女性在加強體能訓練後,也能掌握打鼓的技巧。”

鄭洲寧說,該團目前只有5名業餘女鼓手,歡迎更多女性加入打鼓行列,因為女性的肢體語言天生比男性更柔軟,所以在打鼓時更能表現出優美的肢體動作,呈現出更好的視覺效果。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