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發雞盲


: 2019-09-19 10:09:54

上月初在“花蹤文學獎”的一項講座上,聽到台灣女作家言叔夏(繼凌叔華後,又一個女文人用男性化的“叔”字來當名字)說,小時候聽童話《小紅帽》的故事時,很難想像小紅帽竟沒有看出她的外婆是狼假扮的。

其實小紅帽也不是完全沒有懷疑的,我小時也看過這格林童話。小紅帽見到躺在床上假扮她那患病外婆的狼時,曾奇怪地問:“你的耳朵怎麼這麼大?”狼說:“為了更好聽你說話呀?”小紅帽又問:“你的眼睛怎麼這麼大呀?”狼說:“為了更好地看你呀!”小紅帽再問:“你的手怎麼這麼大呀?”狼說:“為了更好地抱着你呀!”小紅帽最後問:“你的嘴巴怎麼大得那麼嚇人呀?”狼終於沒有耐性再跟她沒完沒了胡扯下去了,直接說:“可以一口把你吃掉呀!”說完就從床上跳起來,把小紅帽吞進肚子裡!

一隻狼居然可以假扮成一個老太婆?狼和人的模樣其實相差極大,小紅帽竟沒有第一眼就看出來,也只能怪自己“發雞盲”了!

居然看不出女扮男裝?

這使我聯想起以前看《西遊記》孫悟空大戰二郎神楊戩那一幕,孫猴子邊戰邊逃,變成一座土地廟掩人耳目,眼睛變作窗欞,嘴巴變作廟門,尾巴無法收藏,只好變成一支旗竿,豎立在廟後面。二郎神追來時,看出了破綻,因為旗竿通常是豎立在廟宇前面的,又怎會豎在廟的後面呢?於是他便舉起手上那三尖兩刃槍,向那土地廟兜頭打下去……這是二郎神眼光厲害之處,畢竟他有三隻眼睛,不會“發雞盲”。

小時候看的古裝電影,戲裡的男主角,很多時候是由女演員女扮男裝反串演出的,如粵語片的任劍輝和少年陳寶珠,以及華語黃梅調戲曲片的凌波。觀眾早已知道她們是女人,也接受了片中其男性角色形象,明知是女人反串的,也不會追究她們扮男人扮得像不像。倒是一些古裝片裡的女性角色,有時為了劇情所需而得假扮成男人,諸如鄧碧雲、于素秋、芳艷芬、羅艷卿等都有過扮男裝的紀錄,雖然觀眾一眼就能看出她們是女人,但奇怪的是,戲中其他人卻一點也看不出,而當正他們是男人,莫非“發雞盲”乎?

除了古裝片,連時裝片裡的人也一樣會發雞盲。有一部好像叫《玉女心》,少女時代的陳寶珠與呂奇相愛,但為了某些“苦衷”而要忍痛與他分手,為了使他死心,叫好閨蜜沈殿霞黏上假鬍子扮成男人,假裝是她的新男友,互相親熱擁吻跳舞,呂奇居然“發雞盲”認不出這小鬍子阿飛是他也認識的沈殿霞所假扮的,竟信以為真,睇到“眼火爆”,被刺激得猛喝烈酒借酒消愁,導演簡直當觀眾是白癡!

其實我也不該笑別人“發雞盲”,因自己本身也曾有過這種“前科”。當年曾接觸過一名經理級的唱片公司公關,起初還以為是個長得很標緻的男孩子,後來才知原來是個女的。驚覺自己不但“發雞盲”,可能還有白內障和“發青光”哩!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