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希盟下個戰役在砂州選


: 2019-09-20 10:09:41

“916”在朦朧的煙霾中度過了,首相敦馬哈迪本週一飛抵東馬的砂拉越首府古晉這個霾害重災區,與官民歡慶第56個年頭的“馬來西亞日”,此乃第一次由執政黨(希盟)中央政府與反對黨(砂盟)州政府聯辦這項全國性慶典。

也是土著團結黨名譽主席的敦馬,與身為砂州首席部長的土著保守黨兼砂盟主席阿邦佐哈里同台,一定程度上傳達某種訊息,即使中央政府與砂州政府由不同政治陣營掌權,但在目前基於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尤其是讓砂州享有發展的實惠,雙方可維持某種形式的合作關係。

儘管如此,敦馬當天在砂州土團黨集會上指出,在去年舉行全國大選後,中央政府與砂州政府屬於不同政治陣營,雙方合作肯定不密切,無法符合砂州人民的期許,而若要改變這個局面,來屆砂州選舉就須換掉目前的砂州政府。

他續稱,根據傳統,砂州選民通常是投給與中央政府關係密切的政黨候選人,同一個政黨在西馬勝出,在砂州也是如此,這種情況使過去的中央政府與砂州政府(同屬國陣)維持密切的關係。

砂拉越至今仍是國、州選舉沒有同步舉行的唯一州屬,由於砂州選舉已於2016年舉行,所以本屆“509”大選只選出31名國會議員。

第12屆砂州選舉最遲須於2021年9月舉行,但敦馬“預測”它將於明年到來,他深信希盟可望攻下砂州江山。

然而在過去二十多年,砂州從未提前解散州議會以進行閃電選舉,從1996、2001、2006、2011及2016年,砂州國陣政府皆是在任期屆滿前兩三個月,尋求選民的重新委托。

其實,砂州在本屆“509”大選沒有舉行州選舉的情況下“變天”,也堪稱砂州政壇的“創舉”;話說國陣尤其是巫統被逐出布城,以土保黨為首的砂州國陣雖然保住這個所謂國陣“政治定存州”,但阿邦佐哈里卻於較後帶領其他3個成員黨人民聯合黨、人民黨及民進黨退出國陣而組成砂拉越政黨聯盟(簡稱砂盟,GPS),頓使砂州國陣瞬間瓦解,更導致砂州“變天”。

從某個角度來看,土保黨等4個成員黨之所以脫離砂州國陣,用意看來在於一方面不願揹負國陣垮台的心理壓力,另一方面顯然作出自保和求存的選擇,否則在來屆州選舉恐遭滅頂。

對敦馬和希盟來說,砂盟乃國陣前朝的“餘孽”,可說是變相地延續國陣在砂州的“統治”,所以確須於來屆砂州選舉把它拉下台。

東渡東馬後的土團黨將在來屆砂州選舉第一次上陣,與早已在“犀鳥之鄉”扎根多年的其他希盟成員黨尤其是民主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挑戰砂盟。

伊黨力挺砂盟續執政砂州

敦馬這回在古晉順道會見砂州土團黨領袖時指出,土團黨可在來屆砂州選舉扮演要角,但土團黨不可能單獨勝選,需要借助希盟的力量,若沒有組織聯盟,土團黨就會失敗,無法共享勝利的成果;敦馬這番言論不知是否意有所指,因為土團黨自於去年12月1日東渡砂拉越以來,目前雖擁有約5萬名黨員,但有跡象顯示它與砂州希盟其他成員黨存有潛在的矛盾,關乎希盟各成員黨在來屆砂州選舉的議席分配。

或因拜被稱為“白毛”的泰益瑪目擔任砂州首席部長長達33年期間力阻巫統東渡砂拉越所“賜”,希盟於來屆砂州選舉的主要對手是砂盟,以及所謂的“第三勢力”包括S4S(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組織)、肯雅蘭全民黨和砂全民團結黨,但巫統如今與伊斯蘭黨結盟後,兩黨屆時不知會否攪局。(伊黨主席哈迪阿旺日前表明支持砂盟繼續執政砂州,並促請砂州華裔拒絕行動黨。)

不論來屆砂州選舉會否提前於明年舉行,對聲稱不會淪為一屆政府的希盟來說,它可視為希盟的下一場戰役。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