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開千百度】我不開心的五大訴求


: 2019-10-09 10:10:56

1. 因為客戶吹無定風向,一時一樣,小朋友難以捉摸他們的要求,跟足指示也被Ban,隨風搖擺也一樣受阻,大家的情緒都處於低壓之中,像緊繃的弓弦,感覺快要崩裂。我將一切的出爾反爾歸咎於溝通不良之故,說穿了也是想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我對小朋友說,別再浪費時間,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他們要什麼就做什麼吧,妥協不是認輸,妥協是我並沒有放棄我的立場,但為了達成共識,我願意退一步,成全大我。妥協跟屈服不一樣,屈服是徹底放棄,接受失敗,妥協並沒有放棄,只是以退為進,用另一種方式繼續往前走。我不忍心看見小朋友的信心和尊嚴一再受到踐踏,我叫大家快快完成這一單案子,我說:“閉上眼,很快就會過去的。”

2. 一直跟香港朋友保持聯系,10月1日那天他帶兩個女兒走上中環街頭請願,我在這裡上網幫他留意其他地區的情況,我說鎮暴隊在黃大仙沙田屯門開始射催淚彈了,不久,我看見各區都亂成一片,他也沒有報告行蹤,我心裡說天佑香港,希望大家平安無事,我相信獅子山下的香港人精神,一定可以讓他們平安渡過這一個難關。幾個小時後,朋友捎來短信:“終於平安回到家了。”我頓時鬆了一口氣,希望香港人都可以平安回到家。

責任心已成珍貴罕有物

3. 10月1日中國國慶時,很多人在網上祝祖國國慶快樂或針對香港反送中事件而惡言相向,我視若無睹,一概不理,我繼續相信我相信的公義、良知、自由和民主,我不定義你,你也別恥笑我,多謝,唔該。

4. 小朋友突然辭職,留下一坨坨蘇州屎,他當然有說走就走的理由,其實說到底也是因為人望高處,我心不捨但也知道大勢已去,況且阻人發達如同殺人父母,我只好無言以對。只是,人走了,拍拍屁股,從此互不相干,我現在頭痛的是他後繼無人,小朋友身居高職,他手下均未成氣候,他一走了之倒是乾脆,我們臨時臨急往哪裡找人?唉,我再次印証責任心這東西在今時今日已成了彌足珍貴的罕有物。

5. 明明不快樂,卻要裝出笑臉,我看《Joker》看到心有戚戚焉,先別說貧富懸殊、活在邊緣、階級人生等不公不義的對待,我最大的共鳴還是回到快不快樂這個點上,有誰會在乎小丑畫到七彩的臉譜後的真實一面呢?即使你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你是小丑就預了要出醜,還是要帶着笑臉出醜。我有時候也覺得自己是一名小丑,我用快樂的文字當成我的七彩臉譜,我希望大家都開開心心,至於自己,卻從不在意,有些時候我以為我真的很快樂,但其實卻不。不過,我跟電影中的亞瑟最大的不同是在於我並沒有壓抑自己,而且,我大多時候是真的很快樂。只是近來的日子過得有點鬱悶,可能是因為煙霾,可能是因為政治局面,可能是因為香港局勢,可能是看見很多人都失去良知,可能是每天都要處理別人留下來的蘇州屎,我多麼希望在低氣壓之中,我還能看見希望和愛,可惜,我暫時什麼都看不見,我只看見很多無知、失望和迷茫。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