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雷鋒執政關哲賢?


: 2019-10-10 10:10:05

從小到大,我的耳朵都好像有點毛病,常把人家說的話聽成另一個不同的詞句,而產生不少疑惑。幸好沒有像以前那個李裕隆那樣,被人取個外號叫“你耳聾”。

小時候剛學懂聽和講的年代,有時會混淆大人話中的意思。常聽到家人以粵語講“媽賺”這兩個字,不過“媽賺”他們有時指的是芒果,有時卻是指鹹肉粽。芒果和鹹肉粽都可以吃,也很好吃,但那畢竟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呀,為什麼名稱會一樣呢?真令我“一頭霧水”。

長大後才搞清楚,原來芒果的“媽賺”是源自馬來話“Bacang”,指的是一種皮厚味濃的芒果。以前的人很多都把“B”音和“M”音混為一體分不清,所以才會把“Bacang”說成“媽賺”。至於鹹肉粽的“媽賺”,卻源自福建話的“肉粽”,本來發音是“Ba Zhang”,但傳呀傳的,又變成廣東音的“媽賺”了,因此才會鬧出“芒果等於鹹肉粽”的誤會。

也常聽到家人用粵語講“猛室”二字,指的是無賴、流氓,原來這是源自馬來話的“Bangsat”,又是把“B”音講成“M”音的另一例子。但為什麼又聽到他們把一種本地水果也稱為“猛室”呢?後來才知道他們所說的原來是“Langsat”,類似“碌古”(Duku)的“冷剎”也,其實是我的耳朵“聽沒有”。

約4歲時開始聽“麗的呼聲”播放的歌曲,也經常聽歪,可能因為我太“為食”饞嘴,會把一些字句誤聽成食物的名稱。有一首何大傻唱的粵曲叫《大傻艷史》,我卻一直誤聽成“大傻面豉”,難道那個大傻用面豉來蒸排骨?

周聰和呂紅合唱的一首粵語小曲《祝福》,裡面有句歌詞是“他朝得志難將卿忘記”,我卻誤把“他朝”聽成“叉燒”,因為實在太愛吃叉燒了。還好那時還不知道有個書法家叫顏真卿,不然就很可能會把整句的“他朝得志難將卿忘記”聽成“叉燒得志顏真卿忘記”。

廣播員播華語歌《秋水伊人》時,總會以華語念出演唱者龔秋霞的名字,我卻把華語的“龔秋”二字誤聽成粵語的“公蕉”(即香蕉)。總之聽什麼我都聯想到食物,幸好沒有被人罵我:“去吔蕉啦!”

白燕很“百厭”?

那時粵語片演苦情戲最出名的女明星是白燕,我媽媽從“唐山”嫁來南洋幾十年,依然鄉音難改,講“廣府話”時總帶着濃濃的東莞口音,所以會把“白燕”說成“百燕”。我祖母則常罵我“百厭”(“淘氣調皮”的粵語說法),我又將“百厭”和“百燕”混淆在一起,產生滿腹疑問:為什麼那女明星叫“百厭”,難道她也像我一樣咁“百厭”嗎?

我這種“聽錯隔籬”的特性,從小到大都無甚改善,聽許冠傑唱《鐵塔凌雲》時,竟會把那句“此時此處此模樣”聽成“此時此處恥毛樣”!

最近駕車漫不經心聽着電台廣播時,常聽到廣告中一個DJ以粵語說:“雷鋒執政關哲賢……”真是“有聽沒有懂”!我久聞雷鋒的大名,聽說他是中國解放軍的英雄,中國共產党幾十年來都呼籲人民“向雷鋒同志學習”,發揚“雷鋒精神”云云。但我知道雷鋒很年輕就已因公殉職了,他幾時有“執政”過呢?至於“關哲賢”這名字,似乎是個滿腹哲理的賢人,到底他又是誰?後來把耳屎挖乾淨,終於聽清楚了,原來DJ所說的並不是什麼“雷鋒執政關哲賢”,卻是“類風濕性關節炎”!噢!差點要學文友陳蝶的口頭禪大叫一聲:“天啊!”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李系德)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