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煙喝酒胖男易患OSA 40至70歲早死風險增2倍


: 2019-11-05 11:11:26

(吉隆坡訊)根據美國睡眠醫學學會(AASM)的定義,“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OSA)是指上呼吸道在睡眠期間發生間歇性、反复性塌陷的臨床症狀。

這是因為上呼吸道中的肌肉張力在睡覺時放鬆,導致喉嚨後部的軟組織塌陷,壓在舌頭上,進而阻塞了上呼吸道。其中有86%的阻塞涉及腭部的塌陷(palatal collapse),而阻塞可發生在多個區域,其中最常發生於軟齶后區(retropalatal)。

華印裔高風險群

耳鼻喉及頭頸外科顧問陳川谷醫生(Raymond Tan Suan Kuo)指出,OSA造成的呼吸障礙可分為兩種,即窒息或呼吸中止(apnea)和呼吸減弱(hypopnoea),前者指患者的呼吸完全停止超過10秒,後者則指其呼吸換氣量在每10秒的(連續的)呼吸中減少了至少30%,造成血氧飽和濃度的下降。

“OSA常見的臨床表現包括鼻鼾聲響亮、白天過度嗜睡、夜間有窒息或呼吸急促的感覺、睡眠不寧、無恢復性睡眠(non-restorative,指睡眠後仍不清醒,沒有恢復精力)問題、睡不著、性格改變(集中力下降、焦慮、煩躁、抑鬱、健忘)、夜尿問題。其他較不常見的症狀則有早起頭痛、尿床、性慾減退、夜間出汗、夜間不斷醒來、失眠、夜間咳嗽及症狀性的食道逆流。”

根據《BMC肺科學》(BMC Pulmonary Medicine)期刊於2013年發布一項有關亞洲成人OSA盛行率的系統性文獻回顧,在回顧從1993年至2012年間各國各個文獻所收集到的4萬7957名OSA患者時,發現男性、年齡大、身體質量(BMI)指數高、頸圍高(17公分及以上)、吸煙、喝酒、使用鎮靜藥物、健康知識不足者、印度人及華人,都有較高風險患上OSA。

該文獻回顧中也發現,泰國擁有最低的打鼻鼾盛行率(4.6%),台灣則有最高的打鼻鼾盛行率(59.1%)。而馬來西亞在“目擊另一半在睡覺時有呼吸停止狀況”一欄則是最高的(15.2%)。

他說,馬來西亞國民大學耳鼻喉科部門也曾於2010年,為我國雪隆279名男性巴士司機(平均年齡為43.8歲)進行多頻道睡眠檢查(polysomnography,PSG)時,發現其中有44.3%的巴士司機的呼吸中止─淺呼吸指數(Apnea–Hypopnea Index,稱AHI指數)是大於5(AHI指數大於5即可診斷為OSA),而有6.6%的巴士司機的AHI指數是大於30。

“另外,也因為亞洲人的臉骨結構較小,所以與白人相比,有更多的亞洲人是受睡眠窒息症所困擾的。 ”

無法治癒 但可降低併發症

陳川谷舉例,一個人若懷疑自己有睡眠窒息問題,可以嘗試使用STOP問卷來進行基本風險檢測,即問自己:睡覺時是否鼻鼾聲(snore)很大?白天是否經常感覺疲累(tired)?是否有人曾觀察(observed)到你在睡覺時停止呼吸?是否有高血壓問題?如果有2個或以上的症狀,即代表你有較高風險患上OSA。

“或者,民眾可到醫院進行睡眠多項生理檢查,或在家中使用睡眠監測儀器(ambulatory home monitoring devices)來進行睡眠測試。前者是OSA的黃金標準檢測方式,可穩定持續監控各種睡眠參數紀錄,唯費用高,且醫院是個陌生的睡眠環境。後者雖較便宜也方便,且是熟悉的睡眠環境,但無人監控設備,數據收集可能不齊全,另也需額外進行其他測試。”

“此外,可進行的目測檢查包括腭(Friedman)部位置分類(Friedman's palatal position grading)及扁桃腺大小分類,等級越高表示有越高的風險患有OSA。”

可申請EPF支付費用

他指出,任何AHI指數大於5的患者,建議他管理和治療其OSA問題。首先可以通過改變生活習慣,包括減肥、戒菸、避免飲酒和使用鎮靜藥物,再來改變睡眠習慣,包括選擇側睡方式(可將網球縫入睡衣的背部)、建立規律的睡眠模式、不用枕頭睡覺。

“持續性正氣壓睡眠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是睡眠窒息症的黃金標準治療方式,它能有效地將空氣持續地註入患者的呼吸道,以撐開呼吸道,避免肌肉塌陷而阻塞呼吸道。此外,使用CPAP後,可降低心房顫動(atrial fibrillation)的複發率,也可降低58%的心室早期收縮〔premature ventricular contraction,最常見的心室性心律不整(ventricular arrhythmia)〕的頻率。”

他強調,CPAP實際上無法治愈睡眠窒息問題,患者余生的每個晚上都需要佩戴這個呼吸器。另外,不是每個患者都願意使用CPAP,許多患者會投訴戴它睡覺是不容易的,有些機器的聲音則過大,有些患者甚至因此引發幽閉恐懼症(claustrophobia)。

使用CPAP的其他副作用還有鼻塞、流鼻血、眼睛酸痛、喉嚨乾燥、腹脹、胸部肌肉不適、皮疹、皮膚擦傷、結膜炎。

“美國睡眠窒息協會(ASAA)指出,各項研究曾顯示,在願意接受CPAP治療的患者當中,實際真正在使用CPAP的只有大約50%,這表示另一半的人是放棄的。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說服和鼓勵患者使用CPAP。值得一提的是,我國民眾可使用自身的公積金第二戶口存款(醫藥提款)來支付使用CPAP的費用。”

睡不好愛甜食 40%胖子超嚴重

陳川谷說,肥胖是OSA的第一大風險因素,而那些已有超重問題的患者,他們常會被困於這樣的一個惡性循環中:由於他們的睡眠常被中斷,所以他們在白天時經常感疲憊或昏昏欲睡,所以他們要吃得更多以得到能量,喝更多的甜飲料來得到食糖後的興奮感(sugar rush),以此保持清醒,但與此同時,他們又在不斷地增加自己的體重,而肥胖卻又是OSA的第一大風險因素。”

他強調,如果不治療OSA,會增加患上高血壓風險(《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其他後果還包括患上心肌梗塞的風險增加23倍(《柳葉刀》)、過早死亡(premature death)的風險增加2倍(《Plos Med》醫學期刊)、中風的風險增加3倍(《美國呼吸和重症醫學雜誌》)。

患者高血壓風險提高

“從臨床顯示,OSA和高血壓有非常直接的致病作用,很少OSA患者是沒有高血壓問題的,或這些患者其實都已經處於即將有高血壓問題的邊界。每一小時的睡眠中,如果出現一次呼吸停止,患者患上高血壓的機率會增加1%;夜晚睡覺時,當血氧飽和濃度每下降10%,患者患上高血壓的機率會增加13%。”

他提醒,普遍的心源性猝死(sudden cardiac death)多發生於早晨,但OSA患者的心源性猝死,是會在睡眠期間發生的,研究指出發病率最高的時間是從午夜12時至早上6時。

《Plos Med》醫學期刊於2009年發布一項有關睡眠障礙和其死亡率之間的關係的研究指出,40至70歲的OSA男性患者,其過早死亡的風險會增加2倍,而死因大部分為冠狀動脈疾病和心源性猝死,這些心臟病發作都是在睡眠時發生的,並由低氧血症(hypoxemia)引發心律不整(arrhythmias),而這個心律不整的發生是無徵兆,它沒有典型的心絞痛、呼吸短促、胸痛等表現症狀。

工作愈忙身體愈往橫長 如何紓解過勞肥?

現代人工作壓力大,加上生活習慣不佳,容易導致肥胖,也就是所謂的“過勞肥”,是一種變相的職業傷害。

據調查,工作3年是過勞肥的高峰期,超過四分之一的人比剛出社會時胖了5公斤。專家解析過勞肥原因和紓解工作壓力的方法。

1.壓力愈大胃口愈大

社會人士承受巨大壓力,壓力升高導致腎上腺皮質醇指數居高不下,進而增加食慾。

2.久坐

近6成上班族每天坐6小時以上,近3成的人坐超過8小時。

3.長期睡眠不足

睡眠不足的人比睡眠充足的人,肥胖風險高出50%。

4.白天吃得少晚上吃太多

白天工作忙碌,早餐和中餐常常都誤餐或沒時間吃,晚上再去吃宵夜補償,加上應酬多,容易暴飲暴食。

週五工作效率最高

據澳洲研究,週三是一週中感覺負擔最重、情緒最低落的時候,要想辦法讓自己笑,例如看個漫畫、回憶快樂的事,有助緩和情緒。

週四是工作效率最低的一天,可以把辦公室的燈光調亮,研究顯示燈光愈亮,大腦內合成多巴胺的能力愈強,可以使人心情變得較平穩。

週五是令人放鬆的日子,但調查顯示,這天反而是工作效率最高的一天,因放鬆能讓大腦注意力更集中,處理問題速度更快;專家建議把周五當週一來看,否則過於放鬆,反而會讓下一周的開始更緊張。

很多人周末會狂歡和大玩特玩,使得接下來陷入對下週工作的焦慮,專家建議可以在周日晚上抽出1小時,為下週做簡單的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