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劉聲】蔡添強討回遲來的公道


: 2019-11-11 11:11:02

人 民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在贏得一宗相關選舉訴訟後,他不知會否從“後門”入閣?這或許會引起朝野的臆測和聯想。

首相敦馬哈迪曾一再表明不會改組希盟政權的首個內閣,而只會調動一些部長的職務,但隨着身為丹絨比艾國會議員的首相署副部長法力拉菲克不幸病逝,遂出現空缺有待填補。

因此,不論希盟在丹絨比艾補選能否成功守土,敦馬或須對其內閣進行小改組。

吉隆坡高庭上週三裁決,蔡添強有權參加未來的任何選舉,而選舉委員會在本屆“509”大選提名時否決其參選資格乃不合法及錯誤的。

當天選舉官安華莫哈末再因以第三度競逐峇都國會議席的蔡添強曾因辱警罪成而被罰款2000令吉為由,而撤銷其參選資格;蔡添強是於去年3月在其辱警案上訴時獲沙亞南高庭把其罰款從3000令吉降至2000令吉。(選舉官堅稱蔡添強若只被罰款1999.99令吉才可參選。)

由於不甘被禁止參選,蔡添強曾入稟吉隆坡高庭,提出民事訴訟,但承審的法官諾丁哈山以“技術”為由駁回其訴訟,理由是聯邦憲法第118條文闡明,任何挑戰選舉程序或選舉成績的事宜,必須以選舉請願(Election Petition)形式進行,而且應交由選舉法庭聆審。

針對蔡添強尋求鑑定其參選資格,吉隆坡法庭法官瑪麗亞娜這回裁決,聯邦憲法第48(1)(e)條文闡明;任何人士被判逾一年監禁或罰款2000令吉以上,才會喪失其國會議員資格及參選權。

蔡添強如今恢復其參選權,以及領回已失去的退休金,有資格被委為上議員,也意味他能以上議員的身份出任部長或副部長。

隨着蔡添強於本屆“509”大選被否決參選權後,希盟當時決定力挺22歲的獨立候選人巴拉卡蘭,結果後者在峇都國會選區的四角戰中以2萬4438張多數票擊敗對手,包括當時在國陣旗幟下角逐的現任民政黨主席劉華才,而當選為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後4天,正式加入公正黨。(民政黨被民主行動黨“剿滅”後,於去年6月23日脫離國陣,丹絨比艾補選是該黨時隔半個世紀後第一次以自家黨徽上陣。)

在本屆“509”大選提名前幾天,身為公正黨署理主席阿茲敏陣營主將之一的蔡添強疑因受黨內派系鬥爭所累而險遭除名,甚至一度傳聞他可能退黨。

或無意從“後門”入閣

由於阿茲敏與公正黨主席安華目前已公開決裂,前者的政治前途在他被指涉及“男男性愛短片”醜聞後,雖幸獲敦馬“庇護”,但顯然已受到極大的衝擊,蔡添強此時此刻是否有機會進入希盟政權的領導班子,委實存疑,更何況他可能不願意當“後門”部長或“後門”副部長。

無論如何,政治前途遇挫的蔡添強在討回“遲來的公道”後,可說是頓感欣慰,正如他所表示的“現在法庭已經確定我享有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作為這個國家公民的我不應被否決參予選舉”,他認為有關判決傳達非常重要的訊息,即國家機關如選委會應遵守憲法精神,而不是淪為政權對付政敵的棋子,剝奪公民的權益。

國陣前朝的選委會曾被反對黨指控處事不公正與不民主,只聽命於當時的布城當權者,而時任選委會主席莫哈末哈欣曾坦承因不甘受到咒罵而在亡母墳前痛哭。

蔡添強被否決參選的事件不啻是本屆“509”大選的污點之一,更讓選委會的獨立性及能否確保大選在公正和乾淨的情況下進行,備受質疑。

吉隆坡法庭如今所作出的“撥亂反正”裁決,將可視為指標性判例,有助於防止選舉程序再受嚴重破壞,以及制衡選舉官的權力。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劉漢良)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