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喪父獲收養 收穫滿滿幸福


: 2020-02-21 10:02:05

陳瑞萬是檳城菩提馨園老人院創辦人兼院長,他是在醫院當義工時認識了60歲才得子、依靠撿紙皮養大兒子的孫奇輝,因可憐父子倆的際遇而常施予援手。

孫奇輝去世後,阿萬在2014年將孫德蘭收為義子,把他撫養成人。

孫德蘭獲收留後生活有了360度轉變,過去6年來不只有了溫暖熱鬧的大家庭,還有個細心引導他的義父及對他照顧得無微不至的阿嬤,讓他過得充實穩定,人也變得樂觀開朗。

自力更生不離檳城

孫德蘭在2017年於喬治市一間汽車學院主修專業技術課程,預計三年多能完成學業,為社會貢獻一份心力。

對孫德蘭而言,能夠升讀技職學院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收穫,即使功課不輕鬆但他會以義父的座右銘“凡事盡力而為,即無愧于心”克服之。

“我很慶幸學院裡有一群熱心幫忙的同學與師長,他們教會我很多東西。”

對於義子即將完成學業能夠自力更生,陳瑞萬臉露難捨之情。 “我心裡早已準備好迎接這一天的到來,他早年落下的氣管炎和肺虛問題已痊癒,也該讓他自由發展自己的事業,畢竟照顧老人的工作很辛苦,我不想他像我一樣,常在移動老人家時受傷,長久下去不利於健康。”

一直帶著笑臉的孫德蘭說:“我往後踏入社會工作也不會離開檳城,不會離開菩提馨園和義父,這裡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回來。”

懂事有禮 半工半讀完成學業

對孫德蘭供書教學並完成專業課程,原是單身漢的陳瑞萬可說盡了為人父的義務與責任。

“他每月學費近1300令吉,有善心人士願意分擔,但我還有能力解決所以婉拒了。後來他適齡打工加上幫忙我服務眾老,我就讓他領薪,兩人共同分擔學費,所以他算是半工半讀完成學業的。”

孫德蘭也慶幸獲得學院老師幫忙申請豁免學費半年,只是考取認證文憑較貴,需父子一起分擔。

陳瑞萬對孫德蘭的懂事讚揚有加,直嚷:“比起一般孩子他真的很不錯,而且不簡單。兒子不管是對老人院或學業都很努力,很讓人感動。

“我覺得是時候‘放他走’了,讓他自己闖自己的路,不能永遠待在這裡與老人為伍。”

弱不禁風 咳出血絲嚇壞義父

陳瑞萬猶記得初接孫德蘭回來時的情況,那時的孩德蘭弱不禁風,起初並不知義子有呼吸系統疾病,後來因常咳嗽還咳出血絲,嚇得他立即送院醫治。院方質疑生病的孩子吸毒,氣得他在醫院大聲辯解。

他說,孫德蘭的病情讓他擔心了半年,後來為他調理身體後情況有改善,如今也已完全康復,打籃球、跑步、健身都沒問題。

“當時醫院還檢查出他耳鼻道長息肉導致重聽,這連孫德蘭本身也不知曉。起初我以為兒子不善表達還經常對他大聲喊叫,甚至以為他刻意不回應而生氣,連他阿嬤也因喚不到孫子而生氣。”在把義子的身體養好後,呼吸系統疾病和耳鼻道息肉問題也痊癒了,聽覺也恢復正常。

從不言苦 起早照料重病老人

陳瑞萬與孫德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關心老人,所以父子倆有共同話題。

孫德蘭每天早上六點多起床後,便為4名重病老人洗澡與清理傷口,耗時一個半小時​​,然後才拎著善心人士送來的便當騎摩多上學。菩提馨園如今收容了36名孤身病老,有4名員工,包括陳瑞萬和孫德蘭在內。

陳瑞萬幽默地說:“其實有很多人在幫我養他,很多人疼他。我們很少在外面用餐,除了他的生日。午餐時間他會回來用餐,然後帶老人去看診。”

孫德蘭早已先後考獲摩多與汽車駕照,自然就成為載送老人的司機。

陳瑞萬說:“我們一家40口不需為一日三餐煩惱,在善心人士贊助下不愁吃喝,只是平時老人有病痛需看醫生和服藥,有些背部潰爛的,需替他們翻身清洗傷口。

這些粗活對52歲的陳瑞萬來說已是吃不消,幸好年輕力壯的孫德蘭能勝任。為免日後少了孫德蘭支援而出現問題,陳瑞萬決定在新年過後接受左肩韌帶重建手術,確保康復後能繼續照顧老人。

“雖然剛有一名病重老人過世,但收容36個老人已經是菩提馨園的極限。”

內心強大 處理遺體面不改色

陳瑞萬說,孫德蘭對老人家很用心,也與老人們感情深厚。他愛聽老人說故事,尤其與48歲、因骨癌逝世的“東尼”感情甚篤。

他說,“東尼”在47歲住進來,很信任孫德蘭,常互相分享優管資訊,兩人無所不談感情要好。 “東尼”逝世後,孫德蘭傷心了好一陣子。

“每個老人都有他們的故事,但逝者已矣我們都盡量忘掉。從2015年至今我們已數不清有多少個經手老人往生了。”

因看盡了人生的悲歡離合與生老病死,把孫德蘭磨練得更加堅強,在應付各種突發狀況時,他的內心比一般人強大且柔軟,在為逝世老人穿衣和搬運冷冰冰遺體時,他能夠面不改色。

“記得我帶他去尋找領養家庭時,雙溪大年剛巧有一名老人去世,孫德蘭即熱心地把死者躺歪的頭部擺正,還摸摸其頭給予祝福。那時他只有15歲。

“處理老人的排泄物也沒有問題,甚至還會幫便秘老人挖肛門排便。”

不願離去 拒絕優渥家庭領養

陳瑞萬在收孫德蘭為義子前,曾帶著他找了好幾戶家境不錯的領養家庭,但孫德蘭選擇待在他身邊,陳瑞萬常笑他笨。

“那些都是不錯的人家,有旅行社老闆、咖啡店東及棺木店東等,其中資助他直到中學畢業的郭家至今還保持聯繫,偶爾會到來探望孫德蘭,他們是難得的好心人。但這是我們的父子緣,逃不掉的。”

他說,孫德蘭留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已非常難得,這可能與他自幼需要照顧生病的父親有關。提到父子相依為命的往事,孫德蘭一時感觸而紅了眼眶。他印象最深刻的是父親冒雨騎摩多撿紙皮時,遭一名魯莽司機倒車時撞傷,父親手部流血仍負傷騎摩多回家這件事。

“父親患骨癌前先從鼻部發病,過後才病重逝世,母親更在我4歲時就去世了,我對她沒有印象。”所幸陳瑞萬找到了流落在外的孫德蘭,及時讓他聽完父親錄在手機裡的遺言,讓他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

陳瑞萬說:“我們每次都這樣想,上帝每關上一扇門,定會為你重開另一扇窗。”

後記

致敬!虛懷若谷兩父子

初時,約訪陳瑞萬很順利,卻在見面當天碰巧一名老人病逝,及另一名病老需要緊急送院救治,孫德蘭奔忙於醫院之間,這個訪問必須展期。

初次見面父子倆侃侃而談,不料臨別時陳瑞萬突然說訪談內容不能報導。為完成任務我硬著頭皮再度叩門,所幸這回叩開了陳瑞萬的心門,讓我順利完成任務。也許之前只是美麗的誤會,多半是他愛子心切而對記者有戒心,但也顯示出一名父親的擔當,和保護家人的心思。

我們感謝這邂逅,讓我認識了兩個心胸豁達的熱血朋友。或許我們無法、不該也沒資格與兩人的功德海量攀比,畢竟父子倆的虛懷若谷,大愛超凡,確實為孤老和社會作出許多貢獻,我由衷的給這對父子兵一個敬禮!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