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棚雨絲


【瓜棚雨絲】哥 你傷害了我們的感情!

: 2019-11-15 11:11:08

瓜棚下的小農,近日一直被社媒朋友圈裡的一個現象困擾着。還記得509大選前後,圈裡轉來轉去,貼上貼下,都是挺火箭的個人高見,轉發視頻、博文、錄音……一片紅色火箭升空的壯觀景象。

嗯,轉過頭來還不到兩年喔,風景就完全轉色了:火箭都變成了黑色,而且都倒插在屎坑裡。

丹絨比艾補選對大局可能沒有多少影響,而小農也只不知誰會勝出,但社媒朋友圈的反應,還真有點意思呢。朋友圈中一個白手起家的企業家老同學火箭鐵粉希盟新粉,貼文:雖然知道馬華會贏也希望它贏,但還有點希望民政會勝出,至少不會輸得很慘。希盟就肯定要他輸得“搞搞”!

嗯,你一年前都不是這麼說的呢!

小農在瓜棚下也是有點迷惑,咋啦?

火箭鐵粉盼民政不會輸太慘

火箭鐵粉期望民政不會輸得太慘(太慘就要死去啦)?還真有點意思的。大馬這片久被濫權貪污常態化,偏激種族宗教思想污染、玷污、毒害、腐蝕……的土地,有點像輻泄後的福島和車諾比。毒土裡毒草良卉都互爭着冒出土長出苗來(近來土權黨好努力在扒土呀)。嗯,可能這真是重新造林的時刻,越多草木,越多選擇,是好的現象?

但火箭不是當了政府,當家又當權了嗎?為什麼曾是火箭鐵粉的大馬華人,現在卻要把火箭倒插在屎坑裡了?

瓜棚下,小農百思不解。只能說:哥,你傷害了我們的感情了!

你看,哥一當了部長,就說哥不是華人(想想過去幾十年你的存亡都靠華人選票的支撐呀)。然後哥又推出房產盈利稅來壓我們華人(你明知道房產是大馬華人繁榮的依賴呀),而且還提出征收遺產稅的可能(幸好至今沒實現,華人嚇都給你嚇死啦)。後來還要我們華小的小朋友們在學校裡寫爪夷文(忘了這些年華社捍衛華小不變質捍衛得多辛苦嗎),還打出偉大的“政教分家”大道理來壓削拉大的撥款(華社過去幾十年的獨中、獨大運動,又落髮又義賣的,轟轟烈烈,不就為了捍衛“華人的尊嚴“嗎?拉大這個勉強安撫了華社“尊嚴”的怪獸,不就是這樣爭鬥回來的嗎)……

現在,哥坐大了。傲慢了。講偉大的政治理想了。說自己不是華人了。還反華人了。嗯,哥,你傷害了我們的感情呀!

社媒朋友圈裡的火箭鐵粉,嗯,小農,同情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當政治只是一種發洩……

: 2019-11-08 11:11:16

大馬華人和港台華人有什麼共同點?嗯,他們都是在歷史的大洪流中,被困在一個沒有出路的洞穴裡的人。

他們面對自我認同危機,對政治特別敏感,每一件事都政治化,在外人看來,屬於很不理性的社群。

更致命的是:他們都知道政治無法解決問題,卻都把改變現實的希望寄託於政治。這些地區,經濟都處於一個下落的螺旋中,前景黯淡,政府無能,在一個死亡螺旋中。

別人的地方我們就不多說了。我們大馬華人,渴望擺脫現實中的歷史趨勢(種族與宗教驅動的“民主體制”),實現華人社會理想中的“馬來西亞社會”(事實上,很多大馬華人理想中的社會,是以“華人為中心”的社會)。但那個華人理想中的馬來西亞,卻不是政治途徑可以達到的,所以大馬華人,永遠在頹喪、失落、焦慮的政治虛脫症中……哦,尋找發洩的管道。

補選投票又來了!我們焦慮的精神,又抖了一下。政客們也明白的,所以都呼吁這些虛脫焦慮的選民:嗯,是發洩一下,教訓一下當權政客們的時候了!

發洩一下,讓困在洞穴裡不見天日的人,精神抖一下,爽一爽。

唯一出路是搞好自身經濟

在過度政治化的國家,經濟難以前進(精力和焦點都花在政治上了,其他已無暇兼顧),人民生活水平停滯不前(嗯,都說買不起房子)。在像大馬這樣的國家,你想政府來改善你的生活,那你只有絕望了。像這樣的國家裡,要改善自己的生活和經濟前景,需靠自己。改變自己的經濟前景,比改變國家的政治,容易得多,也實際得多。

這些被困在沒有出口的洞穴裡的社會的人,唯一的出路就是搞好自身的經濟。本身的經濟達到了某一個水平,就能跨越政治所帶來的沮喪感,慢慢爬出洞穴。

在這種需要靠自己努力的地方,政府的政策對你也許不但沒有幫助,反而可能是阻礙。你也許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來提升自己的生產力,強化自己的技能,擴大自己的視野,改進自己的世界觀,優化自己的心態。

那太難嗎?

那當然比藉政治來發洩難很-多。但發洩多了,就會患上精神虛脫症(嗯,像自慰一樣)。你說,現在的大馬華裔選民,是不是有點像精神虛脫症患者呢?到社交媒體圈繞一繞,你就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給我尊嚴的生活

: 2019-11-01 14:11:27

我國是有法定最低工資的國家之一。理想中,最低工資就是要共享繁華:只要肯工作的人,都能過有尊嚴的基本生活。

在2020年的預算案中,大馬法定最低工資將調高至1200令吉。有“只靠把口”的議員問:1200令吉,在巴生谷能夠過生活嗎?

意思是說:國家應該提供每一個肯工作的人一個尊嚴的生活,能夠滿足基本衣食住行的要求。

那當然是個很崇高的理想。嗯,我們的2020年宏願,就是要在2020年就能達到這個目的的。如果一切是照宏願的目標走,大馬每個肯工作的人,明年就該達到“現在每個人都能過尊嚴生活”的時代啦!

可惜呀……只懂搞權術,玩政治,單靠把口來說是無法把宏願變成現實的。

老實說,一個社會的最低工資要能支持尊嚴生活,條件是要有很多高收入的人,不多低收入的人。高收入的人繳稅,補貼低收入的人,才能支撐很高的最低工資,讓所有肯工作的人都能過尊嚴的生活。

苦拚工作搞經濟的人少

重點是有很多“高工資的工作”,和很多人都“交稅”。

可惜,這兩點我國卻是反了過來:大馬很少高工資的工作,交稅的個人和企業也不多。據說,個人交稅的還不到兩成。少數高收入群,少人交稅,夠補貼多數低收入的工資嗎?

唉,老實說,以大馬現在這種“收租者”多,生產者和創造價值者少的經濟質素,持續下去,到了2030年,也還是老樣子的。嗯,不比現在更壞就偷笑了!

有外國人說,大馬人就是太愛“政治”了。搞政治的人多多,苦拚工作搞經濟的人少少。人人從小就“關心”政治,想搞政治,想不勞而獲,想“收租”。沒多少人肯好好去工作,去拚。

唉,別說1200令吉不能讓工作的人過尊嚴的生活。這樣水平的法定最低工資,對我們大馬這個低素質經濟,都已經太沉重了,企業都說承受不住這個壓力了!

想想,我們現在大馬的大學畢業生起薪是多少(如果能找到一份工作的話)?哦,離這最低工資的水平不遠呢!

大學畢業生喔……你可以想像我們的經濟素質和生產力是什麼個樣子。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沒錢就沒尊嚴 只好做……

: 2019-10-25 11:10:28

有錢就有尊嚴,這是古早“阿媽”教的真理。沒錢呢?嗯……很多可能。個人和國家都一樣。

希盟一上台,首相第一件事就是:封殺中國人。中資項目,停。中國人在大馬創造第二家園(大馬森林城市),買了房,不給簽居留證,怎樣?

房子就賣不出了。

後來,首相回去查了一查財政,哦,原來我們真的是窮糟了。沒錢,就沒尊嚴。做什麼好?

可以做強盜,到處去搶。但那需要夠強悍,不是人人辦得到。

可以做“將軍”。到日本、中國(不敢去美國)去“伸手”。

之前說不要中國人的錢,但看來看去,除了人民幣,這世上也真不是那麼多人可施捨了。低着頭,所有項目都陸續恢復了,還借了新債。

看來,拋棄“尊嚴”向人低頭伸手,舉債過日,還是無法徹底解決“坐吃山空”的窮境的。別人的國家,幾十年拚命搞發展。我們的國家,幾十年來抱着種族和宗教主義自爽過日,隨意揮霍靠幸運挖來的石油錢。國家不是很富強,卻喜歡批評別人國家的事。美國和猶太人就別說了,最近,連中國香港的事也要插口叫領導人下台。現在,連印度人也惹上了,杯葛大馬出口的棕油……首相還說,我國經濟受到“制裁”,是可能的事。

大馬很愛講尊嚴

我們國家本來是很愛講“尊嚴“的,但現在發現到,嗯,真是差不多開飯錢都有問題了。那幾十億的滯銷房業,像顆計時炸彈,爆開了誰都不好看。那就理不了那麼多,沒錢,別講尊嚴,只好去做……

去求外國人來買我們賣不出的房子吧!把價限從100萬降到60萬令吉了。老實說,60萬令吉的房產,對中國,香港,新加坡的買房者來說,只是像買間廁所的價錢。但對我們大馬人來說,還說太貴了,買不起!諷刺嗎?

為什麼大馬人買不起?因為幾十年來,這個國家沒有進展,人民收入和購買力,與周邊國家相比,越來越低!為什麼會這樣?嗯,那要問問這些年來領導我們國家的領導們的尊嚴了。

大家都知道大多數來大馬置業的都是中國人、香港人、新加坡人……嗯,都是華人。我們國家的領導都不喜歡這個現實……但沒錢呀!自己大馬人都買不起自己建的屋子呀!唉,只有做……?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大拐杖小拐杖皆大歡喜

: 2019-10-18 10:10:26

希盟的第二個財政預算案出爐了,很多人像小農一樣松了一口氣。嗯,雖無好事,但至少沒有針對“無拐杖族群”的壞事。與上一個預算案相比,這個預算案,“毒性”少多了。

過去三四十年,大馬養成了大拐杖族群(就是四肢完好卻依賴拐杖走路的人)和大拐杖政治(就是直接控制拐杖間接控制坡腳者的政治)。現在改朝換代了,大拐杖改不了,嗯,打着公平的旗幟,就人人派個小拐杖吧。出發點是:大拐杖可受大控制,小拐杖受小控制,政權,可已控制。

你看,開車的有津貼;買屋的有津貼;生孩子有津貼;大道過路費有津貼(甚至廢除);學生有免費早餐(不愛吃或不合吃的可以倒掉);復出工作的主婦有補貼;每個使用手機支付的國民都有30令吉的紅包……

拐杖容易給不容易拿掉

嗯,國泰民安,國家發達了有錢派,那是好事。大拐杖的持有者,固然還繼續享受着他們的拐杖尊嚴,這國家還增加了許許多多新小拐杖族群。有錢派,有津貼誰不喜歡?但注意:拐杖容易給,不容易拿掉!津貼容易上癮,戒掉就難了!

國家不是一直喊窮嗎?還好,沒有新稅務(年收入200萬的沒多少個),一般苦幹無拐杖的大馬人還不必為這些大小拐杖額外埋單。至於國家以後會不會破產,馬幣會不會一跌再跌,嗯,那是大馬人自己要為自己打算的事,治理國家的人,以往和現在的都一樣,是管不到的。

每個大馬人至少派到30令吉紅包,應該是人人皆大歡喜的 。嗯,也不盡是的。拉曼大學學院作為無拐杖人最凄慘的大學,預算案說:“去死吧!”

進政府大學需要拐杖尊嚴,讀私人大學需要錢錢錢,拉曼大學學院是許多無拐杖無“尊嚴”無金錢族群的最後選擇。當年國陣馬華是無能,無法抗拒政策,華社終於遺棄。現在希盟的火箭,當家又當權了,卻自稱是馬來西亞人(嗯,聽起來像電玩中抓的Pokemon),但也一樣無法改變政策,轉換思維,只能向拉大這樣的弱勢族群開刀。

拉大對華社有多重要?嗯,沒人知道。那要看過選票才好說。大馬是個種族、宗教、政治糾纏不清的國家。拉大在華社的重量有多少,只有選票說了算。其他的,說什麼大理由,都是假的。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 我尊嚴 或給我……

: 2019-10-11 10:10:44

上週因工作的關係,路過香港,過了一夜。正巧,那天港府正啟動《緊急法》,列蒙面為犯法行為。接下來是一夜的暴動,打人放火,破壞地鐵,砸店毀屋……第二天,全港鐵路停止運行。嗯,雖然航班是在午後,還得一早就起床去搭巴士,塞車到機場去,以免錯過航班。

一路上街道旁塗鴉滿是惡毒咒人死的標語,凌亂破壞處處可見……唉,以往一直以為香港人公共意識水平高,勤奮向上,自愛自重,以維護自我尊嚴為傲。

香港人還自視高人一等。還記得我們大馬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經濟崩潰那些年,國人紛紛“跳飛機”自救。當然,也有少數人,投身賣淫行業。

還記得那時在香港機場轉機,香港當局看到我們年輕大馬女性過境,就“如臨大敵”,喊着:“來了,又一個來了!”好像我們大馬女性每一個都準備要跳飛機去香港“做雞”那樣!

看看現在的香港,暴動男女青年向全世界展示他們野獸般的嗜血暴力,野蠻無理,滿口污言穢語,像群野蠻無文化的部落野人……而整個社會也在默許這些年輕人胡作非為,把整個社會整群人的尊嚴,踩到屎坑裡,比X都不如。

哦,當人要放棄自己的尊嚴時,就是那麼容易的呀……

把國家資源當作“提款機”

回到大馬時,也正巧,某些人在舉行着“追討尊嚴”大會,連我們現任首相也有參與。

唉,飛機起飛那一頭在砸爛拋棄自我放棄尊嚴,飛機降落的這一頭,卻在尋找“迷失”的尊嚴。但看看台上台下那一大群領頭尋找“尊嚴”的人,好像都不是很有尊嚴的人呀!他們許多曾經掌握國家大權,卻監守自盜,把國家的資源當作自己的“提款機”,貪污濫權,結黨自肥,好權好利……如果這個國家有誰失去了尊嚴,嗯,就是台上這些人把他們的尊嚴剝奪了的呀!

況且,如果一個人或一個群體的“尊嚴”是可以向別人追討,可以像乞丐一樣去乞求的,但向誰去乞求,向誰去追討呀?誰,能夠給別人“尊嚴”呢?除了自己?

還記得小時候,時常在街上遇到勒索錢的小流氓。那時袋裡沒錢,掏空了也只有那一塊錢。小流氓生氣了,一副很有尊嚴的樣子兇惡呼喝:“只有一塊!你以為我的尊嚴和人格只值一塊錢!”

嗯,那一文不值的尊嚴,一塊錢不是也給多了嗎?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解鈴人還需繫鈴人

: 2019-10-04 10:10:38

苜相說,我國貧富差距的情況很令人擔憂會引起社會動盪。這是事實,很有道理。首相也認為,我國貧富鴻溝問題是種族問題。這,就不是很有道理。

首相更認為,因為是種族問題,所以必須用種族政策去解決。嗯,這就更是一點道理也沒有了。

對於國家來說,貧窮家庭,不論是哪一個種族,不僅是個嚴重的社會問題,而且是個人類資源的浪費,人權的剝奪。尤其是對於年輕的一代,不能因為“不會投胎”,生在貧困家庭,就導致他們失去了平等的機會和權利。貧困階層的每一個人,都應該得到政府的扶助,以便他們能夠發揮最大的潛能,為自己創造美好的生活,為社會和國家作出最大的貢獻。

那天媒體報導了一名大學生必須打四五份工來完成學業,讓人看了很是心酸。那是我們國家和社會的恥辱,發展了幾十年,還無法讓不幸生在貧困家庭的年輕人具有平等競爭的機會。可見我們的國家對貧窮階層,並沒有提供足夠的扶助。

種族過敏症更威脅安定

種族政策能解決我國貧富鴻溝的問題嗎?

這一點,首相是比誰都清楚的。我國實施了幾十年的種族扶貧政策,首相馬哈迪是繫鈴人。這個政策,是他的重點政策,幾十年來,他推動得最落力。但推行了幾十年後,貧困問題沒有徹底解決,而且首相還說現在貧富鴻溝更嚴重了,可能危害國家安穩。那不就表示過去的種族扶貧政策失敗了嗎?不但失敗了,而且還衍生了“鴻溝”的問題。

一個不但無法達到效果,而且還衍生了更大問題的政策,卻還要繼續推行下去,那就根本沒有道理了。

以種族為基礎的扶貧政策,不但衍生了貧富鴻溝的大問題,還留下了種族關係惡化的更嚴重問題。這問題,可能比貧富鴻溝更令社會不安。

看看現在種族關係的敏感度,你就明白。嗯,任何小事件,任何社會現象,都可能會爆發為火爆的種族問題。這種“種族過敏症”,對我國社會的安定,威脅不比“貧富鴻溝”小,不容忽視。

解鈴人還需繫鈴人。這個問題,恐怕也只能由首相馬哈迪才能夠解決了。嗯,如果真的還能夠解決的話。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讓數據說話

: 2019-09-27 10:09:14

被毒霾壓抑了數週的大馬人,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氣象局說,又到了季候風轉換的季節了。再過幾天,就會颳大風下大雨,雖然到時可能天天暴雨成災,條條大路堵塞不通,但總比被毒霾悶死好!

東北季候風隨着颳起,我們的霾害問題就被“解決”了。至少,要等到明年這個時候……

幾十年來,都是這樣。不是我們不要解決,是我們真的解決不了呀。

不過,比起之前的政府,現任政府還是有點小進步的。想起在阿都拉巴達威當首相的某一年,也同樣面臨了非常嚴重的霧霾,進入了危險的狀態。記得那時政府“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是不再公佈API(空氣污染指數)數據。原因?因為怕人民被“誤導”,錯誤理解指數,歸責政府,而且還可能引起社會恐慌。

這一次霾害,還好,政府大方的公佈每小時的API數據,在這個大數據信息流通迅速的時代,公眾用手機,就可以查看每個地區的空氣污染狀態,然後自己決定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至於學校,也比之前處理的好些,指數一超過200點,學校就不上課,一目了然,不用大家猜來猜去。

不應該人云亦云信口開河

嗯,大馬的民眾,確實也進步了一點點,看着數據說話。比起之前因為被隱瞞了數據,而且數據也不清不楚,沒人信賴,民眾只能人云亦云,自己信自己,跑到屋子外面張望:“很厲害喔,你看對面路的路燈都看不見,肯定是危險程度了!”

嗯,雖然是進步了一點點,但跑去屋外看路燈自己斷定空氣污染程度的大馬人還是不少的:“你看,對面路燈照下來都是灰蒙蒙的,政府公佈的指數只有一百多點,哪裡可能!肯定是造假的!”

在現在這個信息爆炸,動不動就在網上亂傳的社會,最危險的就是這種無知的人多了起來。政府雖然在防止霾害方面無能為力,但教育民眾還是可以做到更好的。如今的API,並非盡善盡美,雖說很多國家還在用,也有很多國家不再用了。我們是可以按我國民眾的需求加以補充改善的(例如提供更多其他空氣污染測量指數)。更重要的是,民眾需要了解現在的API測量了什麼,沒有測量到什麼。看着數據說話,了解數據的真正意義,讓數據說話,才知道怎樣防患,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不是人云亦云,信口開河。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我們不快樂了……

: 2019-09-20 10:09:02

馬來西亞是個幸福指數很高的地方。外國人來到,都很羡慕我們。我們放得起很多的公共假期。這兩三週來,一直都在過長週末假期。

過着過着,大馬人開始不開心不快樂起來了:因為我們國家放了更多假期。更多的假期,快樂指數不是應該更高了嗎?

嗯,這假期是被迫放的,因為煙霾指數實在飆得太高了,而且短時間內難已被改善。大馬人真的很無力,因為煙霾籠罩他們的生活空間,幾十年來都無法解決,政府無能為力,只能放假,靠運氣。運氣好,就淡一點,早點散;運氣不好,就又濃又密,久久都散不去。

大馬人雖然一直在放長假,但真不快樂起來了。原來被毒霾糾纏這困擾,是誰當政府都無法解決的,就像其他重大的國家問題一樣。

哪些國家問題呢?首相說貧富鴻溝,越來越嚴重,承不住了,就會成為嚴重的社會國家問題。

嗯,貧富鴻溝和我們國家的種族宗教分化政策息息相關。不解決種族宗教分化問題,就無法解決教育水平低落問題。不解決教育問題,就無法解決經濟問題。不解決經濟問題,就無法解決貧富矛盾的問題。嗯,不解決貧富矛盾問題,就無法解決宗教種族問題……

哎喲喲,那樣轉來轉去的問題,都是政府換來換去都無法解決的問題。那表示……

如運氣好問題都會自動解決

小農坐在屋裡看着外面朦朦朧朧的瓜棚,像所有快樂指數高的大馬人一樣:不多想,所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不存在了。

坐在屋裡,心裡暗暗希望有陣吹向別人地方的強大颱風(別吹來我們這裡,對不起),帶來狂風暴雨,順便把我們的天空清洗乾淨。

嗯,就像我們大馬人,希望強國貿易戰,會把很多別人不要的工廠,搬到我們大馬來,改善大馬的就業和經濟困境。

哦,部長還說要吸引被動亂嚇怕的香港人,到我們大馬置業,買我們賣不出去的高檔產業,解決我們產業滯銷的問題。

如果我們運氣好,一陣大風,就把煙霾一掃而空。運氣再好一點(比如真打起仗來油價飆升到一百美元以上),所有問題都會自動解決……嗯,運氣好,我們的幸福指數又能飆回天那麼高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馬來西亞日 路已模糊遙遠……

: 2019-09-13 10:09:02

嗯,又是一個週末長假了。坐在瓜棚下喝個早茶,悠閒舒適,雨絲不斷,真有幸福感啊。感恩,我們馬來西亞,是全球最幸福的國家。假期多,經濟壓力低,大部分國民都專注修生養性,唸經拜神,等待來世的極樂世界,不為今世的煩惱而憂患。

哦,也有少部分的國民,為這悠閒的環境不滿。人民沒有提升經濟的機會,生活只能在低層次裡打轉,生活越來越達不到要求……嗯,2020年都來了,國家沒有顯著的先進,社會也沒有變得科學起來,人民生活質量亦沒有達到先進國的水平……

至於“馬來西亞概念”這個理想,變得越來越遙遠模糊。

馬來西亞聯合邦,就像一段幾十年了的婚姻,從陌生到相識,從戀人變成家人,愛情化為親情,親情漸漸比友情還淡時,怨恨深集,矛盾重重……

在這個馬來西亞日,也許還有很多人在想着“馬來西亞聯合邦”這個概念。不幸的是,“馬來西亞”這個理想初心已被大多數的國民遺棄。大馬社會的裂痕,不幸的,越來越大,無可補救。在這個馬來西亞日,看看未來的馬來西亞,道路已模糊遙遠……

不知該祝賀還是勸慰節哀

有些人認為大馬未來是一片美好的,因為他們並不想做“馬來西亞人”。現在的分裂趨勢,正中他們下懷。

有些人對大馬未來失望沮喪,因為他們認為“馬來西亞人”才是他們的理想。

看來,第一種人的比例越來越多。在這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制度中,無可避免的,“馬來西亞概念”只有越來越模糊,做馬來西亞人的路,只有越來越遙遠……

那麼,這個馬來西亞日,我們慶祝什麼呢?一個空洞的口號?

嗯,據報導,巫統和伊斯蘭黨就選擇在馬來西亞日這個長假,簽署合作憲章,屆時預料將有萬人出席同日舉行的穆斯林大團結集會。

選擇馬來西亞日這個日子來簽署和舉行穆斯林大團結集會,大概含有特別的意義吧?嗯,大團結……伊黨不久前,還呼吁杯葛非穆斯林產品呢。

這個馬來西亞日,小農坐在雨絲不斷的瓜棚下,喝着茶,不知該祝賀馬來西亞人馬來西亞日快樂,還是勸慰馬來西亞人,節哀順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