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棚雨絲


【瓜棚雨絲】那些日子不再

: 2020-05-22 11:05:26

那天讀日本朝日亞洲評論,豐田總裁在接受訪談說:新冠肺炎引起的全球行動管制令,讓他意外地發現了,原來公司少了這麼多員工,還是能夠正常操作的。

行管令居家工作,讓他也發現了一些事:工作效率提高了,運作成本低了。原因是少了許多不必要的會議,出差和會面,會議更簡潔有效,花的時間更短,減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應酬和閒聊,工作時間短了,效應高了,員工滿足感也提升了……

讀後一番感觸。Big Bang大震盪後,適存者必會生成一種新的更有利於競爭的新生態。這是必然的自然現象。只有能夠跟隨新生態優化本身競爭力的倖存者,才適合生存,繼續領先強大!

優化競爭力才適合生存

豐田當年最初提出“零庫存”的即時生產慨念(Just-in-Time),領先全球製造業。後來更是提倡“瘦身製造”(Lean Manufacturing),在全球化的大浪潮中成為最大的汽車製造商。看來,如今全球化的大浪潮越退越遠,反撲而來的是逆全球化的大海嘯。加上來一場全球瘟疫的大震盪,危機和機會滾壓而來……看來,以往那些日子不再有了,未來的日子,是個去蕪存箐的時代大清洗啊!

企業會發現:原來,現在被停頓了,或被裁了的員工,很多是可有可無,多餘的。企業不但需變得更瘦健,而且需要更靈活。嗯,需要輕身如燕,又要像鹿一樣能奔能跳,隨時迅速靈活應變。

人說:這場新冠瘟疫是一場淘汰弱者的大風暴。強者(有錢或有現代先進技能)更強。弱者(病殘老弱,沒錢,沒現代技能),嗯,需要被淘汰了(傷心)。這一輪被裁員的或剛出來的新生代,大概真是到了考驗自身真正能力的時候了(大馬上一輪經歷這樣的大震盪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原產品價格崩盤,新經濟政策強硬實施,政治動盪,經濟崩潰的年代。嗯,那些年,全世界去“跳飛機”的大馬人,像難民潮一樣)。

豐田總裁在瘟疫之中看到了未來企業更靈活瘦身的機會。美國亞馬遜的大老闆將成為第一個財富兆級的富豪。嗯,全世界的政府和中央銀行都在放水救企業(有錢人和投資者)。中央銀行放的水流進了有錢人的蓄水池,卻淹死了處於水深火熱的窮人。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新日子,舊常態

: 2020-05-15 10:05:56

 人人都說疫情過後,我們回不了從前了。生活進入新常態,人人防疫意識高昂,公共意識強盛。於是小農趁着行管令鬆綁處處商業重開,親身去看看。

先到疫情前常去的大菜市商場走走。這個菜市大商場貨多價廉,但疫情期間,因為擔心這裡人多雜亂,就改去較小的“高級”超市。行管令鬆綁後,也到了“高級”小超市去看看。那些“高級”超市基本上和行管令時一樣:排隊,限人數進入,維持社交距離,人人戴口罩,進入前消毒,量體溫,提供一次性手套,工作人員把每一個用過的推車籃子消毒……防疫沒有放鬆。

到了大菜市市場,嗯,情形就完全不同了:除了進門量下體溫,噴噴消毒劑,就和從前沒兩樣了。顧客有些戴口罩,有些沒有。工作的員工原本都帶着口罩,但很多都脫下在交談。人流如潮,不需排隊,沒限人流,肩擦肩,背靠背的,更沒社交距離……就和疫情前沒兩樣,沒見有人給推車消毒。但最重要的是:顧客都很開心(很久都沒這樣眼花繚亂地選貨挑菜了)!

哦,老闆應該會更開心:越快回到舊常態,就越快能夠補上兩個月沒生意的金融“大洞”呀!

誰說我們回不了舊“常態”呢?

有人開始懷念抗疫行管期了

你看,儘管有條件行管令被延長到下月9日,但現在打開報紙,或社交媒體,那些有關抗疫,病毒,口罩,呼吸器,陰謀論……等等視頻和信息,都漸漸被漲潮一般的政治新聞淹蓋了。現在我國人民的焦點,又回到疫情前的常態。政客像冬眠後的野狼一樣,出來覓食了:議會變天,議員跳槽,政黨爭權,後門伎倆,分贓爭執,種族宗教政治議題……嗯,人們又回到像屎坑一樣的舊常態中。

難怪有人開始懷念那段抗疫行管期了:共同一個目標,同心協力,全民抗疫,不分宗教種族。政客都冬眠去了,多清靜的日子呀!嗯,真希望那是新常態。只可惜,疫情都還沒完全平息,我們立即又回到了舊常態。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好自為之,自求多福

: 2020-05-08 11:05:36

行動管制令第四階段才剛剛開始,首相就趁着勞動節大家都很懷念勞動日子的時刻,突然宣布:行管令鬆綁啦。除了少數行業,大多數企業都能復工了;除了跨州出行,人們要去哪裡趴趴走就到哪裡趴趴走;除了長途巴士,公共交通也如常運行了……管制令,現在轉為“有條件”管制令了。

為什麼鬆綁來得那麼突然,不能等行管令期滿嗎?是判斷病毒已被克服,疫情已不危害公眾經安全了嗎?哦,不是的。是發現到許多民眾沒飯開被餓死的危機比染上瘟疫被病死的危機更嚴重了!不但民眾沒飯開,政府也告訴人民:再不鬆綁,政府也沒錢抗疫了!而且國家經濟還會倒退很多年!

鬆綁第一天,社交媒體和傳統媒體都刊登了到處當鋪外排滿長龍的照片。嗯,這是最有震撼力的現實寫照了,大家一看就明白,餓死真的比病死更可怕,更現實,距離更近得多。

人民很慘,政府也會很慘:稅收沒了,油市跨了,生意沒了,世界經濟大衰退……我國政府一直以來都是花費多過入息,年年累計財政赤字……嗯,我國基本上就是個舉債度日的國家,再封鎖下去,經濟跨了,政府借不到錢(國家債券沒人買),整個國家的人民就會死得難看了!

大家要自己管好自己

只好鬆綁,稱之為:有條件行動管制。意思是:政府把保護個人安全的責任,交回給人們了。安全和經濟,個人自己衡量。沒錢開飯需要出去拚搏的個人和企業,也只好冒着危險去搏一搏。經濟穩定,有大量存糧的個人和企業,如果感覺外面危害風險太大了,不值得拚命,大可繼續居家避疫。至於那些有事沒事就愛到處趴趴走的人們,嗯,只希望他們有點社會公民責任,別把病毒傳來傳去,害人害己。

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是進入“自求多福,好自為之”的疫情階段了。政府不管你,大家要自己管好自己。怕死的自己謹慎,不怕死的任意妄為。

換個角度看:以前出街要防賊防盜防扒手,擔心被偷,被扯手袋,打劫,掠奪……風險危機處處。現在出門,不僅要防賊防盜,還要提防四周是否有帶毒的“蛇蝎”和“地雷”,提高警戒,步步為營。畢竟,社會本來就是個危機重重的地方呀!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秋後算賬

: 2020-05-02 11:05:32

疫情總算現出曙光了。

我國確診人數連續兩週降落到低水平。衛生部總監說:是處於復康階段了。我們很快就能從黑洞裡走出來,只要大家謹慎小心,保持社交距離,就會沒事。

據報導,亞航要恢復航班飛行了。嗯,每個人又都能飛了,雖然從報上圖片看起來,機艙服務員穿着裝配像太空人一樣,而且乘客也被規定要自帶口罩,更也許一架機只能載一半的乘客(隔一個位坐一個,保持社交距離),但那已讓航空公司很開心了。試想,乘客早早就訂了機票付了錢,航班不飛,退款就像把口裡已經吃下了的燒肉吐回出來,是很痛苦的事呀!

據說,餐館也將能開了。有人建議,一人一桌,保持社交距離,隔空吹水,只要口水不噴得太多太遠,就安全。哦,如果要朋友聚餐,那可包下餐館,一人一桌,多少個人就上多少份菜,飲勝就以碰桌取代碰杯,嗯,也好過沒有。這樣也許要貴一點吧?唉,有錢花的人,就該多花點錢,為經濟早點復康做點貢獻。

近來,專家對新冠病毒的看法也漸漸樂觀了。有病毒專家稱,基於“適者生存”的進化論原理,病毒再不斷異變下,是會變得越來越“溫和”的。這是因為病毒本身無法獨立生存,必須依附在人體細胞裡。哦,如果它太凶猛,把“主人”都殺死光,那就沒有人體可依靠了。所以,病毒也要生存,就不斷的變得溫和跟人體並存,殺傷力越來越弱,最後就變成普通的流感那樣了。

這是專家的見解,小農覺得也有道理。嗯,就像人的社會一樣,殺人不眨眼的勇猛魔頭,讓他扶着拐杖活一輩子,他也會變成無法自立的瘸子啦。人好逸惡勞依賴性強就富不過三代,原來病毒也一樣的。

專家也通過迄今所有的數據做了深入的分析,得出了結論:新冠疫情有一定得模式,不管採用什麼應對方法,最終都會在70-80天后放緩,漸漸消失。分別是不同的對策,死亡破壞程度會不同。 

根據這類模式,專家預測:哦,雖然病毒可能不會完全被消除,但全世界的新冠疫情,最遲七八月,就會總結了。甚至預測大馬的疫情,七月初就會過去。

如果那是真的,就太好了。不過,疫情雖過,卻是秋後算賬的時候了。嗯,要搞得清這筆賬的,明天才會更好。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李剛和孩子們……

: 2020-04-24 11:04:33

疫情的戰場上終於傳來好消息了:確診僅以二位數增長,死亡人數也差不多沒有了,被行動管制令關得快發瘋了的大馬人,開始見到曙光了!

疫戰領軍大將諾希山總監提醒大家:且慢,外面地下處處還埋着很多眼不見的地雷呢!一個失步不慎踩下去,傷亡慘重,打回原形……

哦,也是的。看看鄰國新加坡,原本是被西方媒體捧為疫戰模範生的,有紀律,有知識,更重要的是有錢,唉,失一子滿盤皆落索,如今局面尷尬難看呀!

但是國人真的是耐不住了:老闆們日日被關在家裡計算着怎樣找錢去填這個被管制令燒穿的大洞,精神都垮了。那些老人小孩,更慘,連門口也不敢踏出去。報上新聞的唬嚇作用對年輕人沒什麼效果,但對老年人,可是嚇死了:在門口和鄰居聊個天,摸黑凌晨到公園跑個步,都給罰1000令吉,坐幾天牢啊!嚇得他們天天坐在家裡,報紙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又從最後一頁讀到第一頁……唉,但缺乏活動,晚上又睡不着,孤悶到天明……

感情也被傷害得要垮了

在大馬,很多人的經濟要垮了,身體要垮了,精神也快要垮了。現在,新聞看得多,突然,連感情也被傷害得要垮了。

原來,大家為了國家和社會的群體福利,被嚴格的管制令關在家裡,度日如年,一些高官和他們的支持者,卻還在吃香喝辣,把手歡聚,談笑風生,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父慈子孝呢!更有前官二代,不好好在家待着,卻去和高官合照,還傳上社交媒體炫耀!有好事者留言指責,還被懟回去:去報警啊!大有“我爸爸是‘李剛’,你吹咩?告我吧!”之勢。

嗯,就像歐威爾1984的小說《動物農場》裡所說的,在權勢至上的社會中,話是說,在法律的面前,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但是某些動物,卻是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國人的感情真的被傷害了。想想看:你犧牲了一切,聽老公的話,在家裡做個好主婦,天天垢面蓬頭,為孩子擦屎抹尿,奮力打拚,為的只是未來的好日子!

嗯,一天醒來,發現原來正當你垢面蓬頭,精神崩潰的在家中當黃臉婆的時候,老公在外面卻帶着漂亮的“小三”,遊山玩水,吃香喝辣去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我們頂了嗎? 

: 2020-04-17 11:04:21

進入第三階段的行動管制了。某些群體又多了14天的有薪假期(相對的,某些群體還要“吃自己”多兩個星期)。

很有人開始感到焦灼不安了,心中疑惑:我國的疫情,衝頂了嗎?什麼時候會衝頂,下降,平息……好讓大家喘口氣,過回往常的日子。

也許一整個月悶在家裡,那些不用做工卻能領薪好吃好住的人就開始胡思亂想,想出各種“陰謀論”來了。有人開始懷疑有些政客很想一直MCO下去,直到下一個大選。此想法荒謬之極,這必是有心人放出的流言,大家必須提高警覺,千萬別信。唉,病毒可怕,被“關久”了的人們開始胡言亂語,發出擾亂社會的流言,非常可怕。經濟崩壞了,很多人沒飯吃,當然更是可怕。

所以,人人心裡都有個問號:疫情衝頂了嗎?

嗯,如果衝頂了,那是“好事”,意味着最壞的已經過去。疫情慢慢下降,社會開始看到希望,焦灼感也逐漸減低,哦,因為看見隧道盡頭的光亮了!

那麼,我們衝頂了嗎?疫情專家咋說呢?

嗯,說到新冠疫情,大家每天見到的,是衛生部總監諾希山。他說:我們好像是到頂了(意思也就是說:也好像沒有)。我們都明白。諾希山是我們整個疫情抗戰的名片,是權威,他不能多說話,也不能亂說話,只能報告數據,話就有些模稜兩可了。

那其他專家怎麼說呢?

沒大規模迅速檢測能力

有醫學專家說,我們的情況,不會像其他國家那樣,急速衝頂,慢慢下降。情況是這樣的:我們沒有大規模迅速檢測可疑病患的能力(重點是:大規模,迅速),現在全世界都在“搶”檢測試劑盒,資源有限呀!每天確診的,只是有能力測出的數目。

瓜棚下小農心想:我們有造“飛行車”的頂尖科技,卻沒有自己生產試劑盒的能力,看來也只好這樣了。每天往可疑病患的大海中打撈一輪,撈出百多兩百條魚,讓那些漏網之魚,繼續繁殖……

漁夫說:只要我們每天打撈一趟,不過量捕抓,不讓魚絕種,魚群就會每天繁殖,而我們,每天都可以持續撈上百多兩百條的魚……

嗯,可能會持續很久。大概也只好這樣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 解鈴總比繫鈴難

: 2020-04-10 11:04:41

地球一村這全球化的火爆力,真不是鬧玩的。“世界是平的”所引發出的全球化經濟大躍進,我們見識過了。病毒大海嘯沒頂大浪一來,一路橫掃平地世界,幾乎沒有一寸地能夠倖免。

世界第二經濟體(新興超級強國),最先打這一戰。這週報導了零死亡的記錄,被全世界媒體稱為“叫人振奮”的消息。世界最大經濟體,又是最強的軍事超級強國,正進入死亡人數已過萬的拉鋸戰。美國是聯邦制憲體制,總統也無權宣布全國封鎖令。況且它是世界的“民主燈塔”,“戰情”結果令人矚目。嗯,美國也是西方宗教最強盛保守的國家,信徒和其他宗教保守的國家不相上下。據報上稱,這個復活節在愛達荷州信徒計劃要舉行一個萬人盛大祈禱大會,大家手牽手,肩並肩,高唱聖歌,為全世界的蒼生祈平安。

病毒大海嘯橫掃平地世界

政府要禁止,民主要放行。病毒一被宗教感染了,基因就會更迅速的異變難控。嗯,只好等復活節再說吧。

第三大經濟體,為了奧運會糾糾結結的不敢多提病毒的事,也沒有鎖城封國。現在奧運會也總算被決定展延了,該虧的錢慢慢算也不急,急的,是疫情“突然”爆開了,“戰場”上風聲鶴唳。日本人長久面對地震海嘯等天災(還剛過福州大海嘯的週年紀念呢),是唯一受過核彈摧毀的國家,能從二戰的廢墟中浴火重生,全靠的是傳奇性的“人民凝聚力”。這一輪,是要向世界證明這是事實,不是神話了!

病毒大戰的疫情,也蔓延到印度和印尼兩個人口大國來了。印度一直以“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科技先進為傲(月亮都上到了,嗯,差點)。而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伊斯蘭國家。這兩個國家,早前些還宣佈是“零確診”的呢,“突然”疫情急轉直下。民主科技大國和宗教大國如何迎戰瘟疫,影響深遠。

嗯,至於我們大馬,如今還在糾結着什麼時候要解禁,又怎麼解禁。唉,解鈴看來比繫鈴更難啊!這週當局全面封鎖了另外兩座組屋,居民大約六千人。據報上讀到的記者會新聞稱,當局需要整十天去把所有人檢測,找出感染的人,再順藤摸瓜去揪出與他們接觸過的人。嗯,十天,已足夠病毒一傳十,十傳百的傳開兩三代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不死就是勝利

: 2020-04-03 11:04:51

全國人口行動管制令,進入第三週了。理應這是巔峰期,但確診病例還是保持在百多宗上上落落,沒有像他國疫區那樣衝高,持平,降落。小農在瓜棚下暗暗擔憂:這會不會是因為很多潛伏癥狀未呈現的帶毒者,沒被測驗到吧?每天報導的,只是冰山一角?

這個時候,你就可以看出一國的國力是強是弱了。國力強大,人力資本優秀,科技能力高強,在危機時,可以用自己的能力來迅速開發所需的緊急資源。在這個疫情肆虐的大災難下,聚自己國內的資源和能力,急速生產“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以便政府能迅速主動測驗大量人口,提早隔離,切斷感染鏈,讓疫情能以最短的時間平息下來,使經濟恢復擺動。

看出一國國力強弱

顯然,我們的國力還達不到這個人力資本優秀,科技能力強大的水平。我們還在等待他國製造的“試劑盒”。這樣的情況,疫情可能就要拖很久了。

但行動管制令要延長多久呢?

首相宣布“派錢”配套後,朋友圈裡的受薪階級全都很高興,尤其是政府公務員:不必上班有薪水發而且政府還派錢獎勵,那管制多一兩個月也無所謂啦!哦,也是的,連坐在家裡不缺錢用的退休公務員都有補貼?我們國家真有錢,真好!(小農心想:謝謝你們下一屆的選票啦)。

私人企業的員工,不上班也有薪水發而且也有政府補貼,坐在家裡也很開心。但私人企業的員工可能開心得要短一點。嗯,政府沒錢,挖穿了油田,不夠,還可以挖納稅人的錢。最壞的情況,頂多把貨幣貶值一下(這在我國大約每十年發生一次吧),政府是不會關門倒閉的。私人企業嘛,一兩個月沒入息,就玩完了。工資要付,貸款要還,租金要付……錢從哪裡來?沒生意做就沒錢進,公司活不了,老闆要“走佬“(債台高築的搞不好還要去跳樓),還有員工?

當今世界,幾乎每一國都面對疫情考驗。每一國都在為疫情過後的難看局面衡量,在“病死”還是“餓死”兩種死法之間做選擇……大致上,人人心裡的想法是:這一輪不是暴風吹過的經濟衰退。這一輪,恐怕是世界歷史大轉變的“大蕭條”, 而且會持續多年。

那回到眼前,管制令何時可以消除了呢?相信大多數國力較弱的國家都無法短時間完全消除病毒。嗯,等到路上餓死的人和跳樓得老闆比病死的人多時,管制令就會自動失效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是精準掃毒的時候了

: 2020-03-27 11:03:08

兩週的全國人口行動控制,也進行得七七八八了。在此向所有疫戰的前線人員致最高的敬意:你們幸苦了,謝謝您們!

至於我國現在疫情的實在狀況,疫戰的前線專家們也必然心中有數,疫情“熱點”,也已明顯。下一步應該怎樣做,他們必然已有盤算,大家都無需過度憂慮。

瓜棚下的小農感覺是,現在到了下一階段更精準的“掃毒”戰的時候了。第一輪的是“盲目”管制。盲目的意思,是全國大城小鎮一律管制,但管制卻不是十分嚴厲,城際和市內公共交通,巴士、火車、地鐵照常操作,很多商店照開,人民還有一定的流動性。

但照現在每日三位數的確認病例增長看來,我們的醫藥資源很快就會耗盡,人民的士氣和經濟也會很快被磨穿甚至崩潰。借其他成功控制疫情的國家的經驗(中日韓),現在應該是更精準嚴控的階段。

疫情熱點應該封城

所謂精準嚴控,就是疫情嚴重的“熱點”(如巴生谷),要更加嚴密控制。疫情較輕的,要放鬆限制。沒有疫情的地區,只需監控。

嚴密,就是封城,停止所有公共交通,關閉所有商店,封鎖所有出城和入城的道路和交通,嚴厲限制市民行動動,封鎖街道及小區,加強病毒檢測(如果能把人人都檢測了當然最好),完善化隔離,確保封鎖的熱點區徹底除毒。

至於疫情較輕的地區,需要讓經濟恢復擺動,人民得以過較正常的生活,不至於全國經濟和人民失去經濟能力(不然很多大馬人很快就會瘋死或餓死)。當然,疫情較輕的地區,如果變得疫情嚴重起來,也要嚴厲封鎖。

那些沒有疫情的偏遠地區,嗯,祝福他們,就讓他們謹慎防範,保持衛生,減少聚會,監管外來人口,過回日常的生活。

嗯,瓜棚下的小農只是個市井小民,當然不是疫戰專家。心裡也期望我們大馬能快速戰勝疫戰,大家過回日常的生活。至於疫戰的經濟和心理後遺症及副作用,能減到最低當然最好。

再次再向我們的疫戰前線人員再說一次謝謝:多保重,你們辛苦的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瓜棚雨絲】沒自由,寧可死……

: 2020-03-20 11:03:39

預預料中的,大馬也步上跟韓國、伊朗、意大利……一樣,“鎖國封城”(哦,是行動管制)了。

行動管制令一下,股市大跌,日用品被搶購一空,那是必然現象。至於行動管制兩週後疫情是否能夠受控,嗯,那要等兩週後才能知曉了。

小農已說了,這場全球瘟疫戰爭,給了每一個國家一場考試:考國家的國力、領導人的領導能力,以及人民的凝聚力。

就說人民的凝聚力吧。相比一下韓國、伊朗和意大利,韓國是個以家庭為單位的釋儒社會,意大利是個西方價值的個人自由主義社會,伊朗是個典型的神權社會。

這3國,韓國先面對考試,病例數目倍數增加,迅速擴散。如今韓國確診病例持續下降,是受到控制的表現。嗯,韓國人飽受1997年金融風暴IMF接管和沙士病毒殘害的社會,人民知道嚴重性,知道疫情一不受控,資源耗盡,經濟崩潰,破產跳樓的人會比病死的人多。更何況,釋儒社會以家庭為重,年輕人不怕病死,但卻怕傳給家裡的長者。韓國人凝聚力強,需要在家隔離時,就負責任的在家隔離。

社區封鎖了,就乖乖地不出去添亂。

意大利人信奉自由個人主義。法國大革命“沒自由,寧可死”是口號,人人只要自己強壯死不了就沒問題,不管他人。米蘭封城,人們酒照喝,舞照跳,一副嘉年華會的氣氛。嗯,現在嚴重失控了,才發現國力這麼低弱,資源這麼單薄,病床不夠,呼吸輔助器不足,醫藥人員短缺,病人不斷增加……嗯,醫生也只好選擇性救人了。

伊朗是個神權社會,那就不好說了。而我們大馬是個半神權國家(把她變成完全神權國家是伊斯蘭黨的極終鬥爭目標),人民喝石油長大的,沒吃過苦、依賴性強、生產力低……如今的第一輪“鎖國封城”,會像韓國一樣奏效?還是像意大利的開始階段那樣只是大風暴的前奏?還是像伊朗一樣,很不好說?

副衛長安慰大家生死有命

嗯,一點啟示是:新內閣剛上台時,副衛長就安慰大家說:生死有命,叫大家不必太憂慮。也許副衛長是從西方國家得到靈感的。西方人較豁達,認為瘟疫是適者生存現象,是淘汰老弱病殘的自然過程。所以,英國首相說所有英國人染病也不是壞事,生存下來的強者會得到免疫。德國總理默克爾也說,六七成的德國人最終將染上病毒……

嗯,副衛長的“生死有命”看法,小農是挺喜歡的。老弱病殘,小則浪費社會資源,大則禍害社會國家,這是有目共睹的,早早淘汰掉,是“好事”。

怕只怕,疫情失控是淘汰了老弱病殘,但引發的經濟崩潰,可能要令很多大馬年輕人死得難看呢!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胡淵)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