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詩堅


許海明:謝詩堅指控不實 檳董聯會改選沒違章程

: 2018-05-14 17:05:46

(檳城14日訊)檳威華校董事聯合會主席許海明說,該會根據章程在5月20日改選,選舉細則亦未牴觸章程,昨天以拿督謝詩堅為首的相關候選人的指控,言過其實,對該會造成很大的傷害。

謝詩堅等人是在昨天競選提名截止日,召開記者會指該會選舉制度違反民主原則,以及選舉細則牴觸章程,促請理事會24小時內回應,否則將向社團註冊局投訴。

細則與上屆雷同

許海明今日聯同該會副主席林琮淞、財政李添霖、總務莊其川和中文書李琴俠召開記者會時回應,是次改選選舉細則跟上屆幾乎相同,謝詩堅也曾參與2016年改選,當時他代表韓江學校競選,但最終落選。

“上屆提名時謝詩堅也在場,至今才來提出問題?身為著名的時評人,指控有人意圖‘操縱’提名表格,已經有點誣衊的意味了。”

針對提名表格沒有隨附會議通知寄出時,許海明解釋,今年沒有如上屆般隨附表格是因為之前出現包括表格寫壞、沾水和臨時更換代表學校等狀況,以及為避免1間學校出現2提名(依規定只允許1校1提名),因而在選舉細則上列明,須向指定負責人索取表格。

他澄清,該會早在4月27日寄出通知信予各校,並於5月4日在2家地方報刊登通告,握有表格的4名指定人,即他本人、林琮淞、李添霖和莊其川,也遲遲等不到有人索取表格,直到5月11日晚許海明才接到有意競選的林昀德來電,表示欲索取50張表格。

“我告訴他,每間學校只允許索取1張,表格不會隨便給人,而且也已是夜晚。到了隔天,欲給對方時,他卻不要了。“

根據細則,競選名額為檳威中學會員7名,威省小學會員10名和檳島小學會員14名。許海明指出,截至昨日截止,收到的提名者(依上述序)分別為7、10和13名,意味31名額中的30提名人不戰而勝,仍有1名來自檳島小學的名額懸空。

“我們只怕沒人,不怕太多人提名。我們甚至還主動去找,包括昨天在記者會上做出指控的幾名原任理事簽署提名表格。其中蔡亞漢放棄了提名。“

另外,針對對方質疑,當局有意在郵寄日期上導致各校來不及提名,許海明不相信我國的郵寄服務那麼差,認為若關心該會,就該更早提名,而不是等到截止前幾天才索取表格。

“上屆競選激烈,華團面對青黃不接困境,社團出席競選是好事。如今連國家都能改變,競爭是進步的表現。”

吁出席20日大會

他希望各校董事若有任何疑問可直接聯絡該會理事詢問,也呼籲他們踴躍出席5月20日的大會。

他說,華教面對太多問題,需要和諧,昨天召開記者會的朋友其實可以選擇直接聯絡他,但卻選擇以這樣(記者會)的方式,他對此感到遺憾。

“謝詩堅也是我幾十年的老朋友,但他昨天作出的指控很多不符事實。我們希望在華教工作能摒棄鬥法鬥臭的過時文化,在新時代迎來健康文化。”

謝詩堅不滿改選制度違民主 促檳威董聯會速回應

: 2018-05-13 18:05:11

(檳城13日訊)檳威華校董事聯合會將在5月20日舉行改選,以拿督謝詩堅為首的候選人今日召開記者會批評,該會的選舉制度違反民主原則,選舉細則也出現與章程抵觸之處。他促請理事會在24小時內回應,否則將向社團註冊局投訴,並保留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

謝詩堅今日在記者會上說,選舉細則第9條規定提名表格須向主席許海明、副主席林琮淞、財政李添霖或總務莊其川索取,而非連同開會通知寄出,或放置在辦事處讓人索取,導致不少人拿不到表格。

他也質疑,根據我國選舉制度,表格是供公眾購買的,而董聯會的提名表格卻如此“珍貴”,只准一人拿一張?而且為什麼要向指定候選人索取?其中玄機令人懷疑。

他說,幾名有意競選人曾致電指定人索取表格,有者得到的回應是對方人在外州,也有人稱手上沒有表格,或者說不能代表別人前往索取表格。

“董聯會是公眾組織,不是私產,不能由幾個人來操縱提名表格,此舉與黑箱作業有何分別?”

質疑理事會操弄日期

此外,他說,許多董事會在5月8日前後才收到委派代表和會議通知,但理事會卻沒有附上提名表格,而且,常務委員會擬定的細則也令人質疑有操弄日期,以便讓他人來不及提名,而製造“不戰而勝”的局面。

“當政府宣布5月9日至11日是公假後,接下來的12和13日是週六和週日,一些學校會在14日工作日才收到信函,屆時提名已截止。”

他也指出章程和選舉細則抵觸之處。他說,根據今年1月8日由社團註冊官通過對章程修改第8節(3)條規定,選舉方式以1人提議,1人附議,投票以簡單多數票決定選舉結果。

“但根據選舉細則第5條規定,提名表格須有提議董事會及附議董事會簽名和有關董事會蓋章。”

他質疑,既然章程規定個人可擔任提議和附議人,那麼被董事會委派的代表已經具有“法人”地位,若還須由董事會蓋章,是否代表董事會委託的代表是無效的?與章程不符?

許海明:依據章程行事

檳威董聯會主席許海明接受本報電訪時回應,理事會是根據章程行事,在規定日期內發出通知,至於各校是否能在提名截止前收到,則不是該會可以控制的範圍。

他指出,根據規定,須在改選前14天發出通知。該會5月20日舉行改選,甚至提前在4月27日便發出開會通知、會務報告、財政報告、前期議案、新章程、選舉細則和學校出席代表的表格。當局也在5月4日兩家地方報刊登相關通告。

詢及為何提名表格須向指定負責人索取,他說,由於該會辦事處沒人執勤,因此改由數為指定人負責發派表格。

 

謝詩堅:民政有望破蛋 國陣難奪回檳政權

: 2018-03-26 16:03:46

(檳城26日訊)檳州民政黨主席鄧章耀為了激勵黨員而放話,要在來屆大選中贏完該黨在檳州競選的4國13州議席。時評員拿督謝詩堅認為,國陣要重奪檳州政權不容易,但民政卻很有可能有零的突破。

也是檳州國陣主席的鄧章耀,日前出席該黨50週年黨慶時激勵黨上下,指既然要競選就不會只要贏一個州選區而放棄其他12個選區,一定要抱著贏的心態去打這場仗。

檳州共有40個州議席,目前檳州的議席分別是行動黨19席、公正黨10席、伊斯蘭黨1席及巫統10席。倘若來屆大選如鄧章耀所說,民政黨可贏得13個州議席,那加上巫統保留的10個州議席,國陣或將奪得23個個州議席而重奪檳州政權。

變天要看造化

謝詩堅認為,以檳州局勢看來,變天的跡象不明顯,但這也不能否定國陣可重奪政權的機會,畢竟政治格局的改變可能只在一夜之間,一切就要看國陣接下來的造化了。

巫統在第13屆全國大選中共攻打檳州15個州議席,贏得其中10個。謝詩堅認為,若巫統在來屆大選中贏完這15個州議席,那馬華與民政或許就更有機會了。

他看好馬華與民政在來屆大選有絕地重生的機會,尤其當下行動黨制造“王對王”局勢,或可能會在華社產生一定的反彈。

“這個反彈不在於有關王對王的選區,反倒是影響了其他選區的選情。雖然王對王的主要選區是在霹靂和柔佛州,但在其他州屬的選區,國陣可能會因此而獲得同情票。”

他說,尤其是華社,他們都不希望馬華或民政等華基政黨,會在來屆大選“死到完”。因此馬華與民政,有可能會在這個時候絕地反攻,創造“不死奇蹟”。

他說,目前大選已很接近了,馬華與民政尚有一些時間去影響選民的思想,到最後垂死掙扎的馬華與民政或將破釜沉舟也說不定。

慎言免引反感

“只要取得人民的認可就有機會。目前,朝野政黨都要謹慎行事,尤其提防講錯話,講錯話就會惹起選民的反感。”

謝詩堅說,行動黨從1995年開始一直在檳州敗選,間中3屆只輸剩一個州議席,這也看出華社不想趕盡殺絕的心態,無論多不滿仍會留下一顆種子。

“民政黨在2008年和2013年輸掉了所有的席位,顯示人民不再需要馬華與民政,但這一次選民可能會另有想法。”

他說,選民也清楚了解,自己若制造一黨獨大或將導致他們的聲音無法出現,就像檳州沒有了馬華民政,州議會裡就不會有他們的聲音。“經過兩屆的比較,部分選民可能會有想法上的改變,他們會認為,如果把一些聲音留在州議會內可能會有更好的結果。”

陳嘉亮:選民看盡弊端

檳或發動改朝換代

檳州民政黨州委陳嘉亮今日發文告說,人民在308大選因認為國陣做得不好而敢敢改朝換代;505後看盡弊端的同時,也看不到檳城另外一個10年的大方向。

“所以,再次發動另一波改朝換代,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說,如果人民對一個施政方針出現連串弊端、無法照顧到人民基本的居住需求,以及領袖被控貪污等問題的政府投下否決票,根本不需要理由。

也是民政黨阿依淡區協調員的他說,檳州火箭靠人民的信任及委託上台執政,但過去10年來不少所謂的良政充其量是空雷不響的“車大炮”。

他針對行動黨檳州主席曹觀友指鄧章耀激勵黨上下贏完所有議席的說法是很有信心或是車大炮的言論作出以上回應。

他舉例,在房屋政策失敗下,很多年輕人都望屋興歎,對所謂的可負擔房屋只能看不能買,但政府卻反推卸責任指銀行不願借貸。

他提醒曹觀友,檳城人不欠行動黨一分半毫,反而是行動黨剝奪了檳城人10年的廉價屋機會。如果這個政府無法保障人民的切身利益,而且說一套做一套,問題連連,那民政現在就成為一個替代選擇,讓人民有替換的機會。

謝詩堅:群攻納茲里 展現馬華民政硬朗

: 2018-03-06 18:03:15

(檳城6日訊)馬華、民政“群攻”對我國首富郭鶴年口出狂言的旅遊部長納茲里,時評員拿督謝詩堅博士認為,此舉或可挽回因“郭鶴年風波”而流失的華裔選票,但這並不代表上述兩黨已“不畏懼”巫統了。

他今日接受本報詢問時說,馬華與民政向來給人家怕事印象,這場風波中正好讓兩黨捉緊機會,展現硬朗的一面。

“他們不是不怕巫統,而是納茲里在巫統只是二線人物,即使得罪了後果也不嚴重。更重要的是,此舉可讓華社看到該兩黨威猛的一面,對於挽回華社支持有一定作用。”

或可挽回華裔選票

他說,納茲里此舉實為馬華及民政“倒米”,但這是一場心理戰。像納茲里這類二線領袖來說,其形象並不能代表巫統,馬華與民政罵的是納茲里並非巫統,可見在此風波之中,巫統是“關一隻眼”。

納茲里在此事件上也得罪了很多的巫統人。

“尷尬的是,納茲里是首相納吉的前鋒,遇事都由他出頭,因此他必定得以留下。”

陳德欽:若侵犯底線 馬華必捍衛華裔尊嚴

陳德欽今日受訪時強調,馬華是個踏踏實實的政黨,只要侵犯到華社底線,馬華就會站出來捍衛。

“這是我們的責任,涉及整個華社的問題也是尊嚴問題,我們不能妥協。國陣的合作精神很重要,不可槍口對內,馬華有一定的底線。”

他說,馬華經常貫徹“馬華華社團結會更強”,主要是想告訴華社,兩屆大選中,馬華在政府的力量過於微薄。

“這幾年來無論是否納茲里風波,我們都一直努力為華社做事,我們跟華社是共同體不是對手,我們是夥伴!”

劉華才:並非為了選票

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強調,納茲里的言論不代表國陣也不代表巫統。巫統內也有極端分子,納茲里就是其中之一。“這些言論必須被譴責,不應該讓他繼續下去,民政黨的立場是今天你抨擊郭老,我們譴責;但明天你譴責的是巫裔或印裔,我們同樣也會譴責。”

謝詩堅:都是盟友 馬華民政宣佈合作多餘

: 2018-01-07 17:01:24

(檳城7日訊)馬華與民政黨昨日首次聯手舉辦“團結勢更強”集會,並對外宣布兩黨合作的消息。對此,時評員拿督謝詩堅博士認為,兩黨原本就是國陣旗下的成員黨,特意宣布合作根本多此一舉,相信也不會有太明顯的新突破。

“馬華和民政黨宣布合作,只是再一次重複了一件原本就應該進行的事。講與不講,都沒太大的差別。兩黨都是國陣大家庭的兄弟姐妹,若不合作,難道要打到頭破血流嗎?”

謝詩堅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指出,確實馬華與民政過去恩怨頗深,但那都是前檳州首席部長敦林蒼祐時代的事了。而早在15年前(2003年),兩黨就曾在時任民政黨主席敦林敬益與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黃家定的撮合下,商討合併事宜。

能帶來一些火花

“當時由馬華署理主席拿督陳廣才與民政黨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郭洙鎮組成工委會,但最後發現彼此理念不同,最終合併之建議便不了了之。”

他補充,民政黨所強調的是多元種族政治鬥爭,而馬華則是為華裔社會爭取權益的政黨。

謝詩堅指出,故馬華民政此次集會上宣布以“合作不合併”的方式迎戰來屆大選是符合歷史邏輯,因為要合併,兩黨15年前早就這麼做了。

他說,兩黨如今宣布合作,是正確的想法,因經歷2008與2013年兩次創傷後,馬華與民政黨可說是同病相憐。

現在雙方達成共識合作,雖然不會有太明顯的新突破,但相信能帶來一些火花。

詢及此合作是否會對政敵構成威脅,謝詩堅認為這必須視未來兩黨是否能推出更亮眼的舉措,來吸引華裔選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