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啤主張


【頑啤主張】東京19啤遊記

: 2019-11-17 11:11:25

東京作為亞洲為數不多具有相當多高質量不同類型啤酒選擇的城市之一,還是比本地市場遠遠有趣得多,在東京一週時間,去了一些啤點,雖然或許因為不夠積極走動錯過了幾家,這次東京啤酒出遊記還是有不少亮點。

最近去了一趟東京,和去年為了首次搬來亞洲舉辦的第一屆Mikkeller Beer Celebration Tokyo(MBCT)而選在比較熱的9月去不一樣的是,今年不是奔着任何“啤酒節慶”而去,除了一場早先安排好的瓶子分享會,更多的是見見朋友走走喝喝聊聊。

雖然沒有碰上什麼精彩的“啤酒節”或厲害釀坊佔領啤酒泵活動之類的,但東京作為亞洲為數不多具有相當多高質量不同類型啤酒選擇的城市之一,還是比本地市場遠遠有趣得多,以下是這趟東京行的一些點滴:

The Slop Shop

算是東京最新啤點,開在目黑區中根公園對面斜坡路的小小酒吧兼瓶子店,雖然才開業不久,不過已引起不少東京以外亞洲啤迷注意,可以讓同樣也是在東京開酒吧/瓶子店的競爭對手說“這家是目前東京最有看點的店”這樣的話,當然不會是泛泛之輩。

店裡只有5個啤酒泵(不少專賣吧至少十多到三四十個啤酒泵),酒吧規模來說當然很小,不過因為也兼為瓶子店,選酒方面可以用冰櫃裡的瓶子選擇填補不足之處,這家新店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引起注意,是因為店家除了跟日本其他進口商買酒之外,自己也進口一些亞洲至今沒出現過的美國釀坊作品,而且有引入好口碑小釀坊作品傾向,會引起亞洲一些經常關注歐美釀坊的啤迷注意並不出奇。

 Yorocco新釀坊

和住東京的英國人啤迷老友Neil在逗子市的Yorocco專賣點Beach Muffin喝喝聊聊,也算是探訪餐廳老闆朋友後決定半路兼程去探一下位置處於另一端的新釀坊,雖然新釀坊並不開放給人探訪參觀,不過因為有認識的人,很快就安排好了。

新釀坊位於離大船站或本鄉台站走路大約十多二十分鐘一個住宅區內,是由之前的小型木工坊改造而成,選在這裡的理由也很順理成章,因為是釀酒師之一的祖傳家業,既然木工坊不做了,就換成釀坊,到訪當天就是由這位“地主”接待,主創釀酒師Akio先生之後外出回來,聊聊天也嚐味了一兩款酒槽內直接抽取的鮮啤酒,臨走時買了當天僅有的一兩款不同作品瓶子後,和朋友各自分開去下一攤。 

有意前往新釀坊的朋友注意,因為基本並不對外開放參觀,想喝這家啤酒的還是直接去專屬品酒餐館Beach Muffin好了,最新情況是由於剛申請到執照,這家餐館有可以供外帶的Yorocco瓶子賣了。

Titans

今年9月因為東京啤酒慶典(MBCT),城中一些參與其盛的酒吧都有各自不同的歐美釀坊佔領啤酒泵活動,其中最受啤迷注目的活動之一就是在這家酒吧兼瓶子店進行的美國3 Sons和瑞典Omnipollo聯合活動,作為第一次在亞洲出現的美國黑啤爆紅新貴,3 Sons的參與當然引起不少亞洲啤迷的注意。

當然,這次去這家酒吧瓶子店時距離9月的活動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不過去的當天意外的12款啤酒中有一款3 Sons黑啤,也有Omnipollo水果酸啤,然後和站在吧檯後的鬼佬酒保聊天詢問時,他因為我的問話而拿出了私藏的3 Sons今年只在美國釀坊限量發售的黑啤Vanilla Face,讓我望梅止渴……

啤迷瓶子分享會

去之前就和長住東京的啤迷安排好一場私人聚會,重點當然是瓶子分享,雖然聽起來有點好笑,去或許有着全亞洲最多不同類型啤酒選擇的城市旅行還要自己帶酒去,但啤迷有時候就是那樣,私人瓶子分享會可以是比去在地酒吧喝更精彩更有趣的經驗。

然後其實原本只是一場的瓶子分享會,因為不同朋友的臨時起意,後來變成不只止一場,當中也出現了一些精彩佳釀。

在東京一週時間,除了上述點滴,也去了一些其他啤點,比如說第一天一如既往的第一站就去了熟悉的目白站附近田中屋瓶子店看看有沒有什麼意外驚喜,期間也去了跟北千住店屬於同系的神田BeerMa酒吧瓶子店看看有什麼收穫,這之前也去了三軒茶屋兩夫婦開的小店Pigalle坐坐,當然免不了每次一定會去位於涉谷紅燈區一角的東京米吧喝上一兩杯,跟掌舵人打個招呼,其實這裡坐坐那裡走走的一週很快就過去了。雖然或許因為不夠積極走動錯過了去另外三家(一家主要以美國進口酒為號召,另外兩家是日本在地釀坊品飲吧)探訪的機會,這次東京啤酒出遊記已有不少亮點,錯過就期待下一次吧。

 

CT  Blog | cttai.blogspot.com

 

【頑啤主張】Craft Beer釀坊品牌幾件事

: 2019-11-03 07:11:57

“Craft Beer不同釀坊品牌那麼多,有哪些是早期對個人較有影響,至今仍值得推的?”

這問題,如果問十個啤迷,大概可能會有幾十個不同答案,會那樣是很自然的,因為Craft Beer最大的特點就是選擇很多,除了不同風味類型選擇多,不同釀坊品牌的選擇更是多不勝數。

全世界成千上萬不同釀坊中要選出對個人比較有影響,值得推崇的幾個品牌其實並不容易,雖然不同釀坊有作品水準高低之分,也有品牌是不是被熱捧現象情況,但任何一名啤迷心目中值得推的很可能超過十個以上,也可能不同階段會有不一樣的選擇,就算只是選幾個早期比較有影響的品牌出來頗有難度,也難免會有遺珠。

雖然我們活在一個彈指間可以買酒,千里之外也可以送到的時代,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對啤迷個人有影響力的釀坊品牌還是會受到所住地方市場上能買到喝到釀坊品牌選擇的影響,這現象在亞洲更是明顯,畢竟不是每個啤迷都會每次勞心傷財的從歐美或亞洲其他城市自行尋找渴望的酒喝。

以個人早期喝Craft經歷來說,品牌選擇的確受到本地市場當時能接觸到的品牌影響,以此為據,以下是一些個人至今仍覺得值得推的釀坊品牌:

比利時幫

最早期在吉隆坡出現的比利時啤酒中,Struise、Rochefort、De La Senne可以說是啟蒙時期喝得比較多的比利時啤酒,三個不同釀坊品牌各有不同風格深淺不一的作品,既有合適新朋友探索的易喝型,也有需要一定程度理解力鑒賞力的複雜類型。

一定程度上,相對於天然發酵果酸啤酒(Lambic)可能比較需要時間適應,上述三家啤酒類型(無論是Stouts、Trappist、Double、Triple、Golden Ale、Belgian Wit或Belgian IPA)算比較容易接受類型,也是新朋友跨門檻適用的幾個釀坊品牌。

北歐幫

北歐釀坊品牌大約六年前就在本地專賣吧出現,其中以Mikkeller和To Ol(那時候也還有Nogne和Amager)最讓人期待,多樣化的釀品和搶眼的酒標設計都讓人印象深刻。

除了高水準釀品,Mikkeller至今已辦了好些年的哥本哈根啤酒慶典(MBCC)也是讓人推崇的主因之一,套句做生意人說的:“哪有把厲害對手都引來跟自家啤酒競爭的道理?”可是Mikkeller品牌的過人之處就是跟很多不同釀坊品牌合作,除了每年都辦的當今世上最好Craft Beet“啤酒節”(之一)外,自家酒吧更是常會有別家釀坊作品出現,並沒有關起門來只是硬銷自家啤酒那種生意手法。

美國派

美國的厲害釀坊,被追捧品牌真的很多,要取捨有難度,個人來說,要以較早期在曼谷東京等地喝的Three Flyods、The Lost Abbey、Hair of The Dog為主,還有就是通過新加坡進來本地曇花一現過的Modern Times和Prairie等美國釀坊。這幾個品牌都有高水準作品,也各有所長,從易喝性高的Pale Ale到IPA到Stouts到Barley Wine到Old Ale到Saison到Sour都有水準之作。

某種程度來說,會被啤迷無私推崇的釀坊品牌一定是有水準之作,這也意味着釀坊品牌可以是作品水準高低指南針,不過,享有盛名並不意味着就一定永遠厲害,有時候釀坊作品水準會隨着不同因素而波動,比如賣給其他投資者(包括大廠)後下跌,有時因為主要釀酒師不玩了或跳槽或自立門戶,有時因為變更釀酒方式等等不一而足,簡而言之,確保一個盛名釀坊作品是不是一直保持高水平的方法還是需要每隔一段時間再喝喝看才能知道。

浩瀚啤酒海中,不同釀坊品牌代表着選擇,雖然會有盛名釀坊和沒沒無聞者之分,但重點還是不能一味“以貌取人”,釀品水準高低,不能只是靠品牌名聲斷定,酒始終必須喝過嘗味過才能瞭解箇中滋味。

光明日報特約/CT.2018.

Blog/cttai.blogspot.com

 

 

【頑啤主張】品酒分享會的潛規則

: 2019-10-13 10:10:06

在Craft Beer世界中,品酒(Tasting)和瓶子分享會(Bottle Share)是不少啤迷推崇和選擇的喝酒方式,把兩者結合就是品酒分享會,無論是字面意思或實質上來說都跟一般人觀念中喝酒的方式有所區別,很大程度上來說,喝少嚐多是品酒和一般喝酒方式最大的不同。

品酒分享會最基本概念就是幾個人聚在一起分享自己帶來的瓶子,在分擔酒量分擔酒精的情況下探尋啤酒的味道層次。對新朋友來說,雖然品酒分享會並沒有什麼明文規定準則,但實際上還是有一些“潛規則”要注意的:

先確定品酒會主題

Craft Beer的不同類型風味非常多,因為選擇多所以才可以有品酒分享會,不過,正也是那樣,所以分享之前需要先確定分享會主軸是強調同一釀坊單一風味酒款但不同年份或桶陳的直線品酒會(Vertical Tasting),又或者是以不同類型風味啤酒為主的混合品酒會(Mix Styles Tasting),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但基點是一樣的,都以品嚐啤酒美味層次變化為中心思想和目標。

瓶子級別的對等

品酒分享會講究的當然是分享,因為那樣,啤迷之間有個不明文規定的守則,就是帶來分享的瓶子必須是對等級別的,意思是如果分享會主題是大家必須帶A級別的酒,那就不能帶B級別的應付過去。

或許有人會問,那麼多不同新舊釀坊那麼多不同類型風格啤酒,怎樣去鑒別什麼是A級B級C級之類的?這的確是個問題,因為就算有評酒網站為不同啤酒打分數或有排行榜,誰也不能絕對權威的說什麼酒是A或B或C,所以品酒分享會所說的級別對等啤酒很大程度上只能是啤迷之間的共識,某種程度上也算是一種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懂的人就會懂的“潛規則”。

味蕾鑒賞力和共識

這樣說或許有點奇怪,但品酒分享會在某種程度上的確存在是不是對等的問題,除了上面說的大家帶來的酒必須對等之外,參與品酒會的啤迷之間對酒的鑒賞力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打個比喻的話,有時候品酒分享會就像是朋友之間打羽毛球那樣,儘管不是比賽但如果對打雙方的水準相差太大,無論是水準高還是水準比較低的都會覺得無趣,分享會雖然只是品酒嚐味,但也是聊天交換意見的場合,如果有人在喝酒時必須一邊解釋什麼是什麼然後聽的人還一知半解或完全不明白這酒有什麼美味的話,那絕對會很掃興,因為品酒會並不是新人教學班,所以品酒分享會潛規則之一是,不管是新舊朋友,能聚在一起分享品酒的,基本會是具備一定鑒賞力和共識的啤迷們。

不浪費但也不勉強

品酒分享會追求的是品嚐啤酒帶來的美味層次變化,也就是說志不在量,可以喝多少瓶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能喝到以什麼面貌層次出現的美味,因為那樣,在品酒會中如果有人因為覺得不對味或不符合期望值而把杯中酒倒掉洗杯等下一款的話,聽起來雖然好像是浪費了酒,但其實很正常,因為品酒會注重的是高質素釀品,如果喝到水準不高的或甚至保存不良的啤酒,與其勉強喝不如倒掉節省身體解酒機能等下一杯。

不浪費酒是品酒分享會應該做到的基本,這可以體現在事先選酒或臨場決定,意思是分享會可以事先依照參與人數規劃當天需要的不同類型風味起伏,不要因為條件許可所以無節制的開酒,品酒會和所謂千杯不醉沒關係,既然目標是品嚐美味,那就最好恰如其份地喝,人的酒精抗力是有限的,味蕾鑒賞力也會受酒精影響逐漸變得遲鈍,所以最好的品酒分享會並不是看起來為炫耀而開一堆盛名瓶子又或是有不少剩酒的畫面,而是參與者都能很好均衡的分享品嚐不浪費好酒那種。

或許會有人會覺得不過是喝啤酒有需要那麼講究嗎?對很多人來說喝啤酒的確是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不過,對好些啤迷來說,分享會意義是超越喝啤酒三個字能代表的,就像喜愛美食分享美食那樣,品酒分享會就是啤迷探尋交流分享藏在啤酒中不同層次美味的一種方式。

光明日報特約/CT.2018.Blog/cttai.blogspot.com

 

【頑啤主張】IPA的新舊關鍵詞

: 2019-09-29 10:09:21

不久前國外有人寫了一篇長文,主軸是說近年流行的類果汁NEIPA讓印象中傳統IPA(India Pale Ale)出現“崩壞”跡象,這話聽起來有聳動意味,但也是個有趣的觀察。

從將啤酒花功能揮灑到淋漓盡致的美國到亞洲,從市場接受度到年銷量來說,IPA毫無疑問是Craft Beer眾多不同類型風味中的耀眼明星,雖然是以苦澀回甘酒味表現亮點為人知,也雖然可能最初時候會因為讓人感覺太苦而嚇跑一些新人,但IPA的確是很多新朋友開始接觸Craft Beer啟蒙期少不了的一個主要啤酒類型,除了因為可以輕易強烈顯現和淡無味大廠啤酒的巨大分別,也因為這是無論歐美或亞洲市場上絕對大多數大大小小專賣吧/瓶子店的必備酒款。

的確,IPA最先讓大家想到的就是啤酒花苦澀回甘鮮香表現,這是一直以來被公認的風味特質,雖然傳統IPA中就已存在不同分類,比如強調啤酒花苦味攻擊的美國東岸風格(East Coast IPA),秉持苦味中帶較均衡口感的美國西岸風格(West Coast IPA),又或是結合比利時酵母風味特質和啤酒花甘味的Belgian IPA以及啤酒花甘苦感覺比較斯文的英倫風格English IPA等等,不同分支但基本來說是大同小異,並不會像類果汁NEIPA(New England IPA)那樣一下子很大程度的改變大家對IPA風格的既有感觀。

NEIPA近幾年的風行確實讓IPA類型啤酒出現了大變化,無論是類果汁的口感風味或渾濁濃郁的酒體顏色,都跟傳統認知中的IPA很不一樣,對這個新冒出的變奏版IPA,有人很愛,當然也有覺得口感太甜膩很不像IPA應有的風味,所以不喜歡的。

1.Juicy

對IPA來說,這是個新詞,字面上意思指的是啤酒中能感受果汁感濃郁度,這並不是說NEIPA中加了果汁,而是通過Dry Hopping或後期投放手法讓啤酒可以儘量吸取特定啤酒花鮮香果味而成,也是讓NEIPA風味表現類果汁的關鍵。

2.Cloudy

這是關於酒體外觀顏色的新詞,一般IPA都是比較單一透明的金黃或淺黃色,而NEIPA的酒體顏色則大多數傾向渾濁濃郁看起來像芒果黃梨番石榴等果汁,喝起來的口感也比較厚實帶熱帶水果風味。

3.Hop Burn

字面意思是啤酒花帶來灼熱感,具體感覺有點類似瞬間燒喉感覺,如果用吃水果比喻的話,有點類似鳳梨吃太多那種剎口感,基本並不是舒服的口感,有人討厭有人能接受,討厭的覺得破壞了整體適飲度,不過也有人覺得反而可以消解NEIPA的甜膩感。

4.Bitterness

IPA是以啤酒花苦澀回甘酒味為特質,苦澀度是重要一環,所以會有IBU這回事。IPA的苦澀和Hop Burn是很不一樣的感受,這裡着重的是一款IPA的苦澀味有多高或多低,跟灼熱感沒關係,有趣的是一款IPA的好喝度對不同人來說可以是用苦澀度來評斷,一些人覺得一定要很苦的才算好喝IPA,也有人覺得啤酒花苦澀只是襯托,好喝的IPA一定是均衡結合啤酒花和麥芽酵母的釀品,重口或均衡或輕度都體現了IPA這個啤酒類型能提供的廣泛選擇。

5.Freshesh Flavour Before(FFB)

無論是喝傳統傳統或類果汁類型風味IPA都好,最最最關鍵始終是新鮮度,只有喝上新鮮IPA才能真正領會什麼是啤酒花甘澀鮮香美味,FFB的出現很明確的樹立了新鮮度標桿,這是和Best Before很不同的概念,簡單說FFB指的是最美味品嚐時間,而Best Before只是說明可飲用期限。一般來說,FFB大力鼓勵裝瓶/裝罐後3個月時間內享用,而Best Before則可以至少適用一年左右,兩者之間對美味程度要求當然是完全不同概念。

目前在瓶子罐子列明FFB的釀坊並不是那麼多,如果要知道新鮮度可以查看裝瓶裝罐日期,算一下日子就知道了。

光明日報特約/CT.2018.Blog/cttai.blogspot.com

 

【頑啤主張】誰來決定你喝什麼?

: 2019-09-15 07:09:57

最近Craft Beer社交媒體上出現這樣的對話,有人問說:“釀酒師應該被允許發表酒評嗎?”有人回應笑問說:“喝酒的應該寫酒評嗎?”另一個人反問:“自己喝酒有必要去理會別人的口味意見嗎?”

這是相當有趣的對話,換個角度看,等於有人問為什麼看戲前要先看影評人或網紅之類的評語才決定看不看,又或是訂餐廳前為什麼需要先看美食饕客寫過文章,既然吃飯的是自己,自己不能獨立作決定嗎?這問題的答案當然不會一致,因為總會有一群人是會想先看了別人的意見後再作決定,當然也會有什麼都不看自己決定的人。

同樣情況放在Craft Beer世界裡,也會出現習慣先看別人的酒評再決定或一直只憑自己感覺選酒的不同群體,或許不熟悉Craft Beer文化的人會覺得喝啤酒幹嘛還需要看或寫什麼酒評,不過一旦瞭解不同類型風味的啤酒實在有多不勝數之特質後,就可以理解為什麼酒評的出現是自然現象,因為可以感受到的不同類型美味層次的佳釀確實多,對啤迷來說,自己寫酒評或看別人寫酒評都是普遍不過的事。

寫酒評動機有幾個

無論是在專賣吧或身邊有啤迷朋友的基本都見過啤迷喝酒時對着杯中啤酒又是嗅又是小口品嚐的同時,一邊思索一邊在手機打字,邊喝邊寫酒評可以說是很多啤迷的特色指定動作,就像美食饕客會做筆記寫心得那樣,寫Tasting Notes或酒評是不少啤迷表達或記錄喝後感受的方式之一。

Tasting Notes(縮寫TN)從字面意義上很清楚說明是怎麼一回事,喝酒會寫酒評/品酒心得感想的起因動機可以有幾個,有人是基於“專業要求“為出發點,比如為了啤酒裁判(BJCP)認證考試作準備/貫徹所學,有的純粹只為提升自身的品鑒能力,有的是因為積極參與追逐網站/手機程式的“評酒勳章”或“提升級別”,所以寫酒評。

慣用品酒5大原則

基於寫酒評動機的不同,不同喝酒人會有不同方式整理自己的喝後感受,一般來說,品酒5大原則被認為是正統方式,喝的時候依序以外觀、氣味、味道、口感和整體感受5大要點為依據進行評斷,這方式也是許多啤迷習慣使用的。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酒評怎麼寫可以是件沒有絕對結論的事,雖然評酒方式可以一定程度上被規範以減低個人口味影響/誤判因素,比如按照啤酒裁判認證(BJCP)品鑒指南進行評定,但也可以是很個人認知的事,網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樣酒評,這其中有比較專業詳盡的,但也有很個人化的意見,大致上也長短不一,比如有類似這種 “開瓶倒入酒杯後顏色呈琥珀色,氣泡適中不過很快消散,入口微酸爽中帶紅葡萄酒木桶餘韻,酒體中等,口感有堅果、覆盆子、松針、麥芽糖,尾韻帶回甘略微乾澀,顯得不夠圓潤”等等,一個隨時可以出現十多二三十個不同食材味道技術性形容詞的“長文慎入”型酒評, 又或是簡單一兩句完結的“感覺像喝不甜的巧克力沙冰,好喝極了。”類型短評。

一定程度上,酒評反映的是個人意見,不同人對味道對食材理解或表達方式不太一樣,同一款啤酒不同人喝也可能會有很不一樣喝後感受,如果要問什麼樣的酒評對新朋友比較有幫助,答案是雖然看較專業詳盡的會有所幫助,但喝酒這回事還是需要自己品嚐,累積不同類型風味品酒經驗之後,才能逐步提升味蕾鑒賞力,一直看別人酒評雖然可以提供基本概念,說到底酒還是要自己喝過才能真正瞭解。

最重要是味蕾體驗

有句老話說“盡信書不如無書”,放在喝酒境界中很適用,他人的意見是可以借用,不過最重要還是味蕾體驗,別人的酒評只是或有用或廢話的文字,光看不喝單憑想像是沒辦法實際感受評斷的。

光明日報特約/CT.2018.Blog/cttai.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