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動人心


【鼓動人心完結篇】全女班變男女合班 響藝城敲擊組 越打越精彩

: 2019-09-20 10:09:11

1994年,来自槟城的柯明财入读槟城孔圣庙中华国民型中学时,便加入该校的中华校友会龙狮团暨二十四节令鼓队,当时他除了学习舞龙,也学二十四节令鼓。

17岁那年,他因鼓艺精湛而开始当教练,迄今指导二十四节令鼓和舞龙技艺逾20年。过去多年来,他曾到槟城各中学指导二十四节令鼓,其中包括槟华女中的二十四节令鼓队。

2008年,为让已经中学毕业的鼓手有个可供学习和表演鼓艺的平台,他与槟华女中已毕业的二十四节令鼓队女鼓手,包括洪海玲、江妍莳、陈淑婷和邱思莹萌生成立鼓团的想法。

2012年,他们正式成立响艺城敲击组,由柯明财教练担任艺术总监,洪海玲当行政总监。

创团初期,由洪海玲、江妍莳、陈淑婷和邱思莹4人组成全女班鼓团;随后却陆续有男女鼓手加入该团,包括来自槟华女中、槟城锺灵独中、韩江中学和菩提中学的男女校友。

“目前,本团有20名业余鼓手,其中11人是女鼓手。他们有些是工作人士,有些则是中学生、学院生和大学生。他们都因为热爱打鼓而加入本团,并在课余和业余时间聚在一起练习鼓艺。”

在5中学1小学指导鼓艺

柯明财披露,该团成立7年来,虽有团员因升学或其他因素而离团,但每年还是有新团员加入,使该团得以维持迄今。

目前,他本身是在槟城5间中学和1间小学指导二十四节令鼓,包括其母校槟城孔圣庙中华国民型华文中学,还有槟华女中、韩江中学、钟灵独中、菩提中学,以及槟城文开华小。他也到吉打州双溪大年新民独中和双溪大年新光小学当二十四节令鼓队教练。

此外,他也受邀到泰国、新加坡、菲律宾、澳洲和缅甸等地指导二十四节令鼓。

社團鼓隊生存不易 學校經營較為順利

柯明财于1994年学二十四节令鼓,并从1998年起当教练,从开始学鼓至今,他可说是经历过二十四节令鼓在国内的演变过程。

“在槟州的中学中,大山脚日新独中及槟城孔圣庙中华国民型中学的校友会可说是最早成立二十四节令鼓队的学校,这两校的二十四节令鼓队迄今都已设立超过20年。过后,槟城各中学也陆续成立二十四节令鼓队。”

他说,九十年代,国内的二十四节令鼓队发展很蓬勃,除了各中学成立这类鼓队让中学生学习外,还有华人神庙组织、会馆和社团等也设立二十四节令鼓队,让社会人士在业余时间学习打鼓。

“不过,神庙组织、会馆和社团成立的二十四节令鼓队比较难经营,因为鼓手都是社会人士,有时因工作忙碌而难以配合练习时间,且很难完整参与培训。更何况,社会人士一般在白天都需为工作而忙碌,只有到了晚上才有空练鼓。但国内许多神庙、会馆和社团的地点与住宅区很靠近,每当鼓手在晚上练习打鼓时,多会影响住宅区居民的生活作息。因此,后来由神庙组织、会馆和社团成立的二十四节令鼓队纷纷因经营困难,而陆续解散。”

他说,相比之下,中学和小学的二十四节令鼓队会比较容易管理,且发展得越来越好。

“国内许多中学和小学都在推广二十四节令鼓,校方会请教练到校指导,且学生都会守纪律地在课外活动时间练习打鼓。即使旧队员毕业后,每年依然有新生加入。因此,校内的二十四节令鼓队得以长久持续发展。”

打鼓讲究团队精神

他披露,二十四节令鼓队的主要道具是南方广东狮鼓,与其他乐器价格相比之下明显较为便宜。

“还有,学习打鼓不讲究音准,而是讲究团队精神和节奏感,因此学生学鼓时较易上手。此外,打鼓也较易消耗体能,适合比较好动的学生,让他们得以消耗过度旺盛的精力。而这些因素都促使国内许多中学和小学纷纷成立二十四节令鼓队。”

他说,我国华人每逢过年过节、活动开幕礼和闭幕礼、或是新店开张活动,也多会邀请鼓团表演以助兴,所以鼓团除了可参与文化节和艺术节表演,也可以接商演,并以所得酬劳来缴付练习场地的租金,减轻鼓团的经济负担。

融合舞蹈武術戲劇 現代鼓藝表演更豐富

二十四节令鼓是由24名鼓手挥打24个广东狮鼓来运作,分别代表二十四节气,即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和大寒,藉此形成大型的鼓乐表演。

不足24人自称敲击组

柯明财说,该团目前只有20名业余鼓手,还不足24人,因此以“敲击组”自称,而不称为二十四节令鼓队。

“虽然如此,这并不影响本团的表演素质。鼓手除了学习二十四节令鼓,也学其他敲击乐器。而且我们的创作和表演范围很广,不只是表演击鼓,也与其他艺术领域的团体合作,呈献融合各种元素的演出。例如,我们曾将鼓乐融合舞蹈、古筝演奏、武术和戏剧等,让表演更精彩。”

他披露,1988年,我国作曲家陈徽崇和文化工作者陈再藩共同创立二十四节令鼓迄今已有31年,而近年来,我国鼓艺发展也逐渐融入武术、吟诗、戏剧和舞蹈元素,使表演更为丰富。

不过,鼓团在为表演融入其他元素时,依然会以鼓乐为主,其他元素为辅。

“二十四时节和气候是中国古代指导农事的历法,但我国的时节和气候与中国有所差别。我国是热带雨林且长年如夏,文化也很多元。因此我们在创作鼓乐表演时,常会融入本地的时节和气候,或是我国独有的多元文化和节庆,让鼓乐表演更具本土特色。”

 檳華女中4女初創團

创团团员洪海玲、江妍莳、陈淑婷和邱思莹都是在槟华女中求学时,因参加该校二十四节令鼓队而结缘。

洪海玲说,当年,她在该校二十四节令鼓队招生活动上,被学姐呈献的全女班的鼓乐表演吸引,于是于1995年加入该队,并在毕业后成为响艺城敲击组的创团团员之一。

江妍莳说,她与陈淑婷和邱思莹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窗同学,3人感情要好,而她们3人当年也在招生活动中观赏到学姐的鼓乐表演后,决定一起加入该校鼓队,并因此而结识洪海玲。

女性打鼓较吃力

她们4人在中学毕业后,即在柯明财教练的带领下设立响艺城敲击组,而该团当时是全女班鼓团。

洪海玲披露,槟华女中的二十四节令鼓队一直都是全女班。由于女性体能天生与男性有差别,因此打鼓会比较吃力。

“若是全女班与全男班鼓团比较,全女班在体力上会比全男班稍微吃亏。但这不表示全女班鼓团的表演就比较逊色,因她们可通过加强节奏感和团队整齐度来拉长补短,维持整体表演的素质。”

業餘打鼓培養紀律精神

洪海玲目前是从事广告销售业,江妍莳白天则在银行上班。过去多年,她们都是在业余时间练习打鼓和参与表演。

虽然江妍莳的身形娇小,但这并不影响她对打鼓的热爱程度。

享受与团友练习过程

“我的身高适合敲击广东狮鼓。若是放在鼓架上的战鼓,我就打不到了。狮鼓蛮重的,男鼓手一个人能扛起狮鼓,但我就无法办到。每次搬鼓时,我都得多找一名鼓手帮忙,两人一起合力搬鼓。”

她说,打鼓并不会影响她的工作和感情生活。

“过去多年来,我都可以妥善安排时间,在业余时间打鼓和表演。我很享受与团友一起练习和表演的过程,我们都已培养出很好的默契,且也已建立了良好的团队精神,我与男友也是因为打鼓而结缘,这让我把响艺城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

此外,洪海玲说,她因学打鼓而培养了良好的纪律精神、责任感和团队精神,而她与团友的感情也像家人一样亲密,这也是她步入社会就业后,依然坚持在业余时间打鼓的原因。

好學廚師愛打鼓

响艺城敲击组的男鼓手刘力綦早年还在槟城文开华小念三年级时,便已加入该校二十四节令鼓队,向柯明财教练学打鼓,过后,他在钟灵独中就读时也加入该校二十四节令鼓队,迄今打鼓13年。

“小学时,我觉得二十四节令鼓很特别,于是就参加鼓队学打鼓。还记得首次上台表演时,一听到观众的掌声,我心中便有莫大的满足感,且从此爱上打鼓。”

目前,他的职业是厨师,但他依然在业余时间参与鼓乐表演。

“我在鼓团里不只是打鼓,同时也学习艺术表演创作,以及藉着带领新团员的方式来训练自己的领导能力,而在为鼓团处理行政事务时,也让我学到很多东西。”

 

【鼓動人心3】 兄弟率鼓手創北野鼓團 助中國大學設廿四節令鼓隊

: 2019-09-19 10:09:14

源於檳城大山腳的北野鼓團是在2013年由鄭洲升和鄭洲寧兄弟,以及一群熱愛打鼓的年輕人聯手創辦。他們除了在本地推廣二十四節令鼓,也到中國協助當地多所大學設立此類鼓隊,使二十四節令鼓不但只在我國深耕,也在中國遍地開花。

來自檳城大山腳的鄭洲升當年在日新獨中求學時,因為受到哥哥鄭洲寧的影響,在13歲那年加入該校二十四節令鼓隊,從此與鼓結下不解之緣。

2006年,他見該校舞蹈學會成功舉辦匯演,便也策劃及舉辦二十四節令鼓隊首屆匯演《鼓喚》,結果,觀眾反應熱烈,促使他萌生成立敲擊鼓團的念頭。於是,那一年,他與哥哥鄭洲寧及另外6名同樣熱愛打鼓的朋友組成8人全男班鼓團,經常到北馬各地接商演。

“在短短兩年,我們接了許多商演,賺了不少錢,當時,我已經很滿足。直到有一天,曾經在日新獨中教過我,也是我很敬愛的老師──已故陳強華老師提醒說,若鼓團一味只以賺錢為出發點,而沒有在文化藝術層次上有所提升,表演內容將會越來越空洞且沒有新意,觀眾遲早會看膩,鼓團也將難以持續。”

他說,陳老師這番話可說是一言驚醒夢中人,2008年,他決定到中國的華僑大學升學。出發前,他把當時鼓團使用的鼓送給大山腳各中學。

“華僑大學的二十四節令鼓隊於1997年由一群我國華裔留學生成立,也是中國第一支在大學內成立的二十四節令鼓隊。這也是我當時選擇到該校留學的原因。”

由於他在中學時除了打鼓,也是獲獎無數的排球運動員,因此入讀華僑大學時選修體育系,課餘時間便參加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活動。

不留華讀碩士返日新執教

鼓藝精湛的鄭洲升在就讀大學一年級時,就當上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教練,帶領隊員參加中國各項表演和比賽,榮獲許多獎項。

雖然他考獲體育系學士學位後,被該校體育系碩士班錄取,但他並未留在該校就讀,而是於2012年回到母校大山腳日新獨中,擔任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教練,希望藉此回饋母校。

回國後,他與哥哥鄭洲寧有意重組鼓團,但原有的團員已各奔前程。於是這對兄弟便於2013年召集了大山腳區一群熱愛打鼓的年輕人合組新鼓團,並取名為“北野鼓團”,由鄭洲升擔任藝術總監。

辛勤覓練習室 無需郊外練鼓

鄭洲升說,北野鼓團成立初期曾面對找不到練習場地的難題,他與團員得費兩小時車程到郊外練鼓。雖然如此,團員熱愛打鼓的心並未被磨滅,願意不辭勞苦到郊外練習。

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經過團員的幾年努力尋找後,北野鼓終擁有練習室。

2013年,鄭洲升考獲第一屆全國二十四節令鼓專業教練執照,除了繼續提升該團鼓藝的專業水準,他也走入本地各中學和小學推廣二十四節令鼓。

除了日新獨中,他也到大山腳金星華小、日新小學A校、日新國民型中學,還有吉打州的吉華獨中、吉華國民型中學,以及霹靂州角頭南華小學等校指導。

“我首次到霹靂州角頭南華小學教鼓的經歷讓我印象深刻。角頭是純樸的小漁村,村民生活很單純,當地小學生學習沒有壓力,很快掌握打鼓技巧。他們快樂的學鼓,下課後很開心地騎腳車回家。雖然通往該校的路不好走,但小學生對打鼓的熱忱感動我,因此,過去多年來,我每週都風雨不改的到該漁村教鼓。”

2014年,該團也參與他在日新獨中舉辦的“鼓鄉”匯演,且深受觀眾好評。2016年7月,該團與覺奏感打擊樂團,以及Wink Dance & Music Studio聯手在日新獨中呈獻《迴響大山》演奏會。同年11月,該團也將打擊樂帶到漁村,到霹靂州角頭呈獻《漁鄉鼓事》鼓樂演奏會。2018年,該團再次與覺奏感打擊樂團聯合呈獻《迴響大山2.0》演奏會。

希望學者研究 使之遍地開花

鄭洲升偶爾還是會回到中國的華僑大學指導,不遺餘力協助我國華裔留學生在中國各大學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

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在我國華裔留學生的努力下,中國的天津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廣州暨南大學和武漢大學都已先後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

2019年4月,北野鼓團與覺奏感打擊樂團合作組成“北奏”團隊,一起到中國的5大城市,即廣州、廈門、上海、天津和潮州巡演。

“中國觀眾在觀賞我們表演二十四節令鼓之後感到很驚訝,其實,廣東獅鼓源自中國的傳統樂器,我國作曲家陳徽崇和文化工作者陳再藩於1988年巧妙地把中國古代指導農事的曆法——二十四節氣,結合書法和廣東獅鼓,創立了我國獨有的二十四節令鼓。”

他披露,當中國人得知我國華人依然傳承着許多中華傳統文化,例如過年過節,我國華人以敲鑼打鼓的方式歡慶佳節等事宜後,他們都驚訝得合不攏嘴。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華裔留學生在中國各大學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後,也吸引不少中國學生學習二十四節令鼓。由於中國大學的大馬留學生的人數不多,加上留學生畢業後返馬,恐將導致當地鼓隊陷入無人管理的窘境,因此,鼓隊多由當地學生管理,這類跨區域文化傳承方式,也令我感到欣慰。”

他希望隨着越來越多中國大學設立二十四節令鼓隊,可促使中國的教授和學者對它產生研究興趣,使二十四節令鼓不但得以在我國深耕,同時也可以在中國遍地開花。

雖融入新元素 仍以鼓藝為主

鄭洲升說,迄今已有31年歷史的二十四節令鼓,經歷時代演變後,也開始加入戲劇、舞蹈和概念性的藝術創作等元素,使表演內容更豐富。

“鼓隊在表演內加入其他元素時,仍必須以鼓藝為主,戲劇或舞蹈等其他元素為輔。若是戲劇或舞蹈成份太多,鼓藝表演太少,就會出現喧賓奪主的現象。”

他披露,鼓隊在為表演融入新元素時,也不能忘記祖先傳承的傳統精神。他認為,每個地方都有故事,因此,他創作過許多富有地方色彩的鼓藝表演。

“我在大山腳出生和長大,為讓觀眾從表演了解大山腳潮州人刻苦耐勞的精神,以及先賢在大山腳打拚的種種,我曾創作過名為《自己人》的鼓藝表演,並由日新獨中二十四節令鼓隊呈獻,獲得觀眾好評。”

擊鼓講究節奏 響亮並非關鍵

鄭洲升的哥哥鄭洲寧也是日新獨中的校友,就讀初中一時加入二十四節令鼓隊後,培養出熱愛打鼓的興趣。

“2006年,我與弟弟鄭洲升,以及6名熱愛打鼓的朋友,包括我們的表弟憑熱愛打鼓的心來組團。後來,鄭洲升去中國留學,表弟去台灣,如今,表弟在台灣也推廣二十四節令鼓。至於其他5名團員則陸續成家立業,基於工作忙碌,他們多轉向幕後工作支持本團運作。”

他說,弟弟鄭洲升於2012年回國後有意重組鼓團,他也大力支持,過後,兄弟倆便與一群愛打鼓的年輕人聯手設立北野鼓團,他也是該團團長。

幾年前他創業後,雖然忙着經營生意,但在業餘時間依然回到母校指導。

“一般人會認為打鼓需要很用力,以便能發出巨響。但其實,有水準的鼓藝表演是講究節奏感,不在於鼓聲之大小。若一場表演中只有震耳欲聾的鼓聲而沒有節奏感,那麼,觀眾肯定會受不了。近年,鼓藝表演也隨時代改變,逐漸加入舞蹈動作,以及創作有故事性的演出,使表演更精彩。”

他指出,任何種類的鼓都有特色,因此,鼓手除了學習二十四節令鼓,也有學習其他鼓,包括非洲鼓、馬來鼓和西洋鼓等等。

“鼓團講究團隊精神,鼓手除了得掌握打鼓技能,還得培養良好的素養和紀律精神,且得配合練習時間與團友一起練習,團隊才能呈獻優質的演出。”

打鼓極耗體能 鍛練加強柔韌

北野鼓團財政陳詩旎也是日新獨中校友,但就讀中學時,並未加入二十四節令鼓隊,直到她到中國的華僑大學升學時,才因好奇心的驅使下加入二十四節令鼓隊,並培養出打鼓的興趣,學打鼓迄今已有7年。

3年前,她從華僑大學考獲體育教育碩士學位後,便回到日新獨中當老師,也加入北野鼓團協助幕後工作。

她也身兼教練負責指導。她說,鼓手用鼓棒敲擊鼓的不同部位,包括鼓心、鼓邊、鼓籐或鼓身,便可以呈現出各種聲響,顯見二十四節令鼓的演出既可以強硬,也能夠柔軟。

“打鼓很消耗體能,我們除了教打鼓,也會進行體能訓練,還有增強鼓手肢體的柔韌性。雖然女性和男性的體能天生有別,但女性在加強體能訓練後,也能掌握打鼓的技巧。”

鄭洲寧說,該團目前只有5名業餘女鼓手,歡迎更多女性加入打鼓行列,因為女性的肢體語言天生比男性更柔軟,所以在打鼓時更能表現出優美的肢體動作,呈現出更好的視覺效果。

 

【鼓動人心1】手集團以企業方式經營22年 赴多國表演交流

: 2019-09-17 10:09:33

咚、咚、咚、咚……,手集團的一群鼓手握着鼓棒,雙手不停在鼓皮上揮舞,豐富的肢體動作隨着節拍擺動,鼓聲響徹雲霄,呈獻一場氣勢磅礡的鼓樂表演,讓觀眾無不拍手叫好!

上述場景,常出現在手集團的表演場地。創立於1997年的手集團,是我國首支自資,並以企業方來經營的專業敲擊鼓團。

該團創辦人之一吳聖雄來自森美蘭州。1990年,當他還在森美蘭州芙蓉振華國民型中學就讀時,就已擔任該校的銅樂隊隊長,當時,銅樂隊是由朱芳俊老師指導。

吳聖雄披露,擔任隊長期間,因常參與銅樂隊活動,而在音樂營裡結識我國已故的著名作曲家陳徽崇。

陳徽崇當時是在柔佛州新山寬柔中學任教。1988年,柔佛州新山中華公會承辦第9屆全國華人舞蹈節, 當時,工委會策劃陳再藩構思以中國古代農事曆法──二十四時節和氣候(又稱“二十四節氣”),在二十四面單皮鼓的鼓背刻上二十四節氣的書法藝術,搭配陳徽崇作曲的音樂《九鼓雷鳴》,在開幕儀式上表演,效果震撼人心。

吳聖雄帶領表演成首屆隊長

同年4月,我國首支二十四節令鼓隊便在柔佛州新山寬柔中學成立。

1990年,第7屆全國華人文化節在森美蘭州舉行,主辦單位計劃呈獻二十四節令鼓表演。於是,繼柔佛州新山寬柔中學之後,芙蓉中華中學於1990年9月成立二十四節令鼓隊,成為全國第二支二十四節令鼓隊。

當時,初成立的芙蓉中華中學二十四節令鼓隊的隊員缺乏經驗,需有經驗的隊長帶領。由於打鼓需諳音樂節奏,因此,擅長演奏樂器的銅樂隊隊員是合適的人選。

在朱芳俊老師的牽線下,當時擔任芙蓉振華國民型中學銅樂隊隊長的吳聖雄便被朱老師安排到芙蓉中華中學帶領二十四節令鼓隊,成為第一屆隊長,指導隊員在文化節上呈獻精彩的敲擊鼓樂表演。

“那次帶隊表演的經驗,使我從此愛上二十四節令鼓。”

當時,吳聖雄也發現,與銅樂隊相比下,他更熱愛二十四節令鼓。於是,中學畢業後,他便成為芙蓉中華中學二十四節令鼓隊的教練。

隨後,他到吉隆坡的馬來西亞藝術學院(MIA)升學。1991年,吉隆坡中華獨中在時任校長陳順福和署理校長傅承得的支持下成立二十四節令鼓隊,並邀請吳聖雄到校指導。

有系統經營鼓團 曾駐唱賺錢買鼓

手集團創辦人之一的吳聖雄從學院畢業後,曾當廣告設計師一段時日,並在業餘時間指導二十四節令鼓隊。後來,他在吉隆坡中華獨中署理校長傅承得的邀請下,於1994年開始擔任吉隆坡中華獨中的美術老師,也兼任二十四節令鼓隊教練。

“從此,我在該校的時間比以前更長,也有更多時間培訓學生。當時,吉隆坡中華獨中的二十四節令鼓隊有逾兩百名隊員。有些隊員畢業後,還是對打鼓有濃厚興趣。”

為讓喜愛打鼓的校友在畢業後依然有打鼓平台,發展長才,他遂萌生成立敲擊鼓團的念頭。

1997年,他與合作伙伴莊立康,以及一群熱愛敲擊樂的年輕人聯手成立敲擊鼓團,並在傅承得建議下,為該團取名“手集團”。

“手集團初成立時,隊員每逢週末才一起練習打鼓。但我認為要提升鼓團專業水平,就必須培訓專業的全職鼓手,並將鼓團企業化,以更有系統的方式經營鼓團。”

為了專注管理,他於1999年辭去中華獨中美術老師職位,成為全職教練。由於鼓團缺乏資金,他為了買鼓,以及繳付練習場地租金,只好一人身兼多職。

除了指導手集團團員打鼓,也在各中學當二十四節令鼓隊和銅樂隊的教練。有時候,他也接廣告案子,並到民歌餐廳當駐唱歌手,希望多賺一些錢買鼓,讓學生練習。

“手集團初成立時曾借用吉隆坡中華獨中的校舍充作練習場地,但我始終認為必須為鼓團找一個‘家’。於是,2005年時,我們租借馬中商城一個商業單位作為練習場地。2009年初,我們搬遷至雙溪毛糯至今。”

他以企業方式經營鼓團22年,一路走來並不易。“我很感謝過去多年獲得許多朋友的支持,以及商家們的贊助,讓鼓團得以持續經營。”

團員兼學他國鼓藝

吳聖雄說,舊時,鼓是傳達訊息的工具。鼓聲咚咚咚響,聽起來就像人類的心臟在跳動,這也使得鼓如今得以成為世界性的樂器。

“很多國家和族群有專屬自己且極富特色的鼓,目前,除了我國華裔獨有的二十四節令鼓,世界各地還有非洲鼓、馬來鼓、獅鼓、印度鼓、源自西方的爵士鼓等等。”

他說,打鼓看起來好像很容易,但它其實是易學難精的敲擊樂器。

“過去29年,我愛打鼓的熱忱始終沒變,我想這與我直爽,有話直說的性格有關吧!”

他披露,鼓是跨越語言和區域的樂器,因此,他希望國內各源流學校的學生都有機會學習,促進各族群文化交流。

他說,該團目前有9名全職鼓手、14名兼職鼓手,以及21名實習生。該團是以二十四節令鼓起家,團員除了學習二十四節令鼓,近年來也朝向多元豐富的敲擊樂表演方向發展,以便呈獻更精彩的表演。所以鼓手也學習其他種類的鼓,例如非洲鼓和馬來鼓等等,並學習相關肢體動作、現代舞和瑜伽等等。

“手集團除了常受邀到全國各地參與文化節或藝術節表演,有時也接商演,還曾受邀到國外參與文化表演,包括台灣、美國、澳洲、格魯吉亞、法國、比利時和荷蘭等等。”

此外,他們也常與外國團體聯合呈獻表演,今年7月,該團便與印尼峇厘島鼓團Gamelan Yuganada聯合呈獻融合馬印兩國鼓樂的表演《Armour & Skin 2019》,藉此促進馬印兩國的文化交流,該團也計劃明年與日本鼓團合作並交流。

首席鼓手莊力翰為主力

手集團音樂總監吳繡妤和首席鼓手莊力翰都是吉隆坡中華獨中的校友,他們都曾在中學時期向吳聖雄學打鼓。

莊力翰的籍貫是潮州,童年時,他常觀賞潮州大鑼鼓表演,促使他對打鼓產生興趣,並在初中一時加入該校的二十四令鼓隊。

中學畢業後,他曾到學院修讀多媒體設計科系,也曾當設計師,但最終卻發現自己最愛打鼓,且對打鼓的興趣更勝於設計。於是便辭去設計師的工作,而當上全職鼓手,至今已有20年,可說是該團資深的首席鼓手。

“首席鼓手在表演進行時是團體的主力,帶領其他團員跟着節奏表演,確保表演萬無一失。”

他說,鼓有牽動人心的功能,因此,古時的軍隊多以鼓聲振作士氣,此外,龍舟隊也有鼓手帶領槳手跟着鼓聲節拍向前划行。如今,鼓更成了跨越區域的樂器。

他帶着感恩的口吻說,也因為當鼓手,讓他常有機會出國參與文化交流活動,並結識來自世界各地的鼓手。

“我與團員都肩負着傳承文化的使命,所以我們曾到國內各中小學推廣二十四節令鼓,希望引發更多學生對二十四節令鼓的興趣,讓文化得以傳承。”

總監吳繡妤 創作新鼓樂曲風

手集團音樂總監兼女鼓手吳繡妤是在就讀初中二時學鼓,初時,她只是覺得好玩,卻沒想到從此愛上敲擊鼓樂,並於2001年加入手集團,迄今打鼓17年。

“我曾經一度離開手集團。在那一年當上班族,並沒有打鼓。後來,在前任總監邀請下,我才回來打鼓直到如今。”

她說,該團常在文化表演上呈獻經典曲目《驚蟄》和《鼓焰》等等,身為音樂總監,則負責創作新的鼓樂曲風。

“我的創作來自生活,有時是從觀賞其他團體的表演,有時是從觀賞電影或閱讀書籍中獲得創作靈感。然後,我會與團員一起討論,再請吳聖雄老師給予適當的意見,以創作更多富有新意的表演。”

她說,無論男女都可以學習打鼓,但許多女鼓手在剛開始時會覺得辛苦,不過接受專業訓練後,也能掌握打鼓的技能。

“鼓是老少咸宜的樂器,無論是小學生、中學生或已踏入社會工作的成人都可以學鼓,即使是聾啞者也可打鼓。雖然聾啞人士有聽覺和口語表達的障礙,但他們比普通人更敏感,也更能感受到鼓聲的震動,經過訓練後也能打鼓。”